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历代皇帝 > 历代皇帝 > 被历史遗忘的远古帝王:帝挚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被历史遗忘的远古帝王:帝挚

来源 :新浪博客 类别:历代皇帝 浏览量:770 更新日期:2018-11-12
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中的五帝指的是黄帝、帝颛顼、帝喾、帝尧和帝舜。但是《五帝本纪》中实际记载了六个远古帝王。在帝喾和帝尧之间还有一位帝挚。千百年来似乎没有人提起过这位挚。

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中的五帝指的是黄帝、帝颛顼、帝喾、帝尧和帝舜。但是《五帝本纪》中实际记载了六个远古帝王。在帝喾和帝尧之间还有一位帝挚。千百年来似乎没有人提起过这位挚。帝挚是谁呢?《史记》中关于帝挚只有两行字:

“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勋。娶娵訾氏女,生挚。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崩),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

这段话引发了一连串历史的疑问:一、帝尧应该是帝挚的弟弟,但是排在帝挚之前。为什么?二、帝喾崩首先立挚为帝,前面说“代立”,后面说“帝挚立”,互相矛盾。三、帝尧取帝挚而代之的时候帝挚并没有死亡,尧通过什么手段来取得帝位的呢?

关于这个帝挚的史料很少,我们只好搜罗一下并分别探讨。

“帝喾卜其四妃之子皆有天下,元妃有邰氏之女曰姜嫄,生后稷;次妃有戎氏之女曰简狄,生契;次妃陈酆氏之女曰庆都,生帝尧;次妃訾陬氏之女曰常仪,生帝挚。”见《世本》《大戴礼记》《帝王世纪》等

这里帝喾已经有了四个妃子,和《史记》记载的两位有出入。司马迁是治学很严谨的学者,他在写《史记》时不仅深入实地采访调查而且参考过当时很多书籍。但是却只提到帝喾的两位妃子。说明帝喾四妃的记载是存疑的。在司马迁写《史记》之前汉代有邹衍的帝王“五德转移说”和刘歆的篡改史书。司马迁因为行之未远,采取了这种科学的态度是谨慎的。

由于帝喾四妃,中国的历史成为了一部大一统的“家天下”的历史。除了帝挚帝尧兄弟俩继承了帝喾的帝王,“后稷三十余世至周武王……契十三世至商汤”于是夏商周都成了帝喾的后世子孙的王朝,从而也就是黄帝的子孙。于是,中华民族凡“正出”的均为黄帝子孙,而“侧室”的均为炎帝子孙。虽然脉络清晰了,但是难以服众。所以我们宁可相信司马迁的一脉相承说。

由于“次妃陈酆氏之女曰庆都,生帝尧;次妃訾陬氏之女曰常仪,生帝挚。”这点在所有史书中是一致的,我们可以断定:帝尧是正妃陈酆氏(或陈锋氏)所出,而帝挚是次妃“訾陬氏(或娵訾氏)”所出。因为母亲的排序问题,尧排在了挚的前面。这实际上也是一种上下其手的春秋笔法。这一点除了《史记·五帝本纪》说帝尧是帝挚的弟弟之外,《帝王世纪》也有记载:

“帝挚之母于四人中,班最在下,而挚于兄弟最长,得登帝位,封异母弟放勋为唐侯。”尧就在这个时候应该是定居在冀州境内(唐)的,所以依地封为唐侯。但是他当时只是一个诸侯而不是帝王。成为帝王是九年以后的事情。参见《山西陶寺:王者大墓里睡着谁?》

帝喾崩,为什么选择了挚来为帝王,历史上也是有疑问的。《外纪》载“帝尧年十六,即天子位”。就是说帝喾崩年,尧只有七岁。是个孩子。清朝马驌就曾经质疑说:“纪称帝喾四妃之子以嫡也,则莫如立后稷,以贤则尧稷契皆其人也,不立嫡与贤,而立挚,帝喾无知子之明,有爱憎之私乎?”这个问题间接地否定了“帝喾四妃说”

最后的问题是帝尧是通过什么手段登上地位的。这一点有关记载是互相矛盾的:

《史记》:“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崩),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

《帝王世纪》:“挚在位九年,政微弱。而唐侯德胜,诸侯归之。挚服其义,乃率群臣造唐而致禅,唐侯自知有天命,乃受帝禅,乃封挚于高辛”

《史记》中“帝挚立,不善(崩)”的崩字专家们疑为脱落是打了括号的。按照不善的本意解释,应该是不吉或不美,没有死亡的意思。《说文》“善。吉也……此与义美同意。”按照《帝王世纪》的解释,尧在唐地即帝王位,而反封挚为诸侯,其封地是高辛的领地。这里面有尧在唐自立为帝的可能性。而尧之所以敢于在唐地称帝,是因为“德胜,诸侯归之”的缘故。

帝尧称帝还有一层隐含的意思史书中没有记载。挚的母亲常仪是帝喾的妃子也是帝喾的占天官员,见《山海经》:“帝俊妻常仪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尧失去了常仪的帮助就会不循天时,季节错乱。但是尧自己就是一个很精通占日占月的专家,而且尧手下有羲和六兄弟分别守望在唐地(即中国)和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陶寺乡东坡沟村考察时发现了4100年前世界上最早的观象台以及王者大墓出土的观天工具看,尧的观天水平已经远远高出同时代的任何一个帝王,卜辞有“尧”字,正是一个观天者的象形。参见《唐尧之时也是十月立法》当尧老了,他是首先想到要将这一整套观天命的方法传承给舜的。

“帝尧老,命舜摄行天子之政,以观天命。舜乃在瑞玑、玉衡(华注:即浑天仪),以齐七政,遂禷于上帝。”《史记·五帝本纪》

但是,作为挚的母亲,常仪会心甘情愿将观天命的方法拱手相让给尧吗?所以,儒家的“禅让说”实在值得怀疑。挚的禅让仍然是一个千古之谜。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7600 谢谢合作!
上一篇:帝挚
下一篇:刘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