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传奇人物 > 传奇人物 > 唐纳生平简介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唐纳生平简介

来源 :网络 类别:传奇人物 浏览量:1403 更新日期:2016-09-21
唐纳中国著名报人、电影评论家、记者和演员,中共地下党员;原名马季良,又名马骥良,江苏苏州人。

唐纳,本名马继宗,1914年5月7日生于江苏苏州,他是胡厢使巷“马家墙门”大少爷。父亲马培甫时任津浦铁路局洋务译员,母亲费文英。两岁时过继给大伯马含荪为嗣,从小喜爱诗文。少时就读于苏州私立树德初级中学,毕业后考入省立苏州中学,与著名学者顾颉刚、叶圣陶、王伯祥、胡绳、袁水拍等先后同窗。从1930年开始,他以巨钰、瞿觉等笔名在《吴县日报》发表一些散文、短诗。

“九一八”事变后的1931年11月,他加入由吴县共青团委和苏州进步青年发起成立的“社会科学者联盟”,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还与进步青年佘增涛(史枚)、项志逖(胡绳)、吴大琨、袁水拍等交往,经常议论国事,探讨救亡之道,秘密加入共青团。1932年3月,因中共吴县县委和共青团组织遭破坏,马继宗亦遭当局追查而避逃上海,改名马继良,后又用季良、骥良等名。同年夏考入圣约翰大学,受到了良好的英语训练,并成为学生剧团的活跃分子。

唐纳

不久,马季良向《晨报》副刊“每日电影”专栏投稿,而地下党员佘其越也常常用“唐纳”笔名撰写爱国文章,该栏主编姚苏凤也是苏州人,来者不拒。由于两人文笔犀利、见解独到,很快赢得读者赞赏。不久,上海一流大报《申报》的“电影专刊”、 《新闻报》的“艺海”、 《中华日报》的“银座”、《大晚报》的“剪影”等影剧专栏,都争相刊登“唐纳”文章。“唐纳”之名一时誉满沪上,与《申报》的石凌鹤并称“影评两雄”,有“一字之褒,荣于华衮;一字之贬,严如斧钺”之誉。

后来,佘其越另选笔名“史枚”,马季良得专名“唐纳”。此时,唐纳兼任电通影片公司演员,“影报双栖”,着力介绍过《王老五》与俄国名剧《大雷雨》。

1934年秋,进华艺电影公司任编剧,为抗日影片《逃亡》主题歌《自卫歌》和插曲《塞外村女》填词,由聂耳作曲而广为流传。后又进电通影业公司任编剧、宣传主任,明星影片公司任编导委员会副主任。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从上海、武汉、重庆再到上海,唐纳称得上是横跨影剧界、新闻界的活跃人士。在上海,他编辑《大公报》“戏剧与电影”专刊,出演喜剧片的主角,还当过战地记者;去武汉,他创作并策划演出抗日话剧《中国万岁》,轰动三镇;到重庆,他进入英国新闻处当译员,组织进步戏剧活动;唐纳中、英文俱佳,是公认的多面手;撇开给他带来另类名声的那段短暂婚史不谈,以他在影剧和新闻方面的业绩,也堪称出类拔萃的文化人。

1935年春,蓝苹(原名李云鹤,1914—1991)在上海金城大戏院公演易卜生名剧《娜拉》,唐纳观后著文推荐,誉为“一颗耀眼的新星”,蓝苹一时身价腾踊,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唐纳将蓝苹拉进自己供职的“电通”公司,由同事而同居。1936年4月26日上午,会同赵丹与叶露茜、顾而已与杜小鹃,在杭州月轮山下六和塔前举行婚礼,六位新人取六合之意,郑君里司仪,沈钧儒证婚,名噪一时。

因感情不和,唐蓝婚姻仍难维系,蓝苹不久爱上著名话剧导演章泯,1937年5月与唐纳正式离婚,因本来就没有结婚证书,倒也容易,离婚前后唐纳为情三次自杀,但都被救。

1937年7月蓝苹离沪,回济南小住数日,前往西安,8月初进入延安,先入党校再入鲁艺,与英俊潇洒的朱光(毕业于上海大学)、鲁艺教师徐一新,各有一小段罗曼史。1938年夏,24岁的蓝苹走近45岁的延安革命领袖——毛泽东身边,8月接到调令从鲁艺转入“毛办”,任军委档案秘书兼毛泽东“生活秘书”,改名江青。

唐纳和蓝苹离婚后,投入抗日热潮,成为《大公报》战地记者。抗战胜利后,唐纳回到了上海,一度出任《时事新报》总编,不久便被老板孔祥熙辞退,说他编的报纸太红。徐铸成将他延聘到《文汇报》任总编,徐任总主笔,副总主笔宦乡、陈虞孙。1947年5月,《文汇报》被封,唐纳逃亡香港。1948年2月秘密回沪,力促徐铸成去办港版《文汇报》,成为香港《文汇报》的创刊功臣。当港版《文汇报》出现经济危机时,唐纳多方设法,借款两千,共渡难关。

1948年底,港版《文汇报》经济好转,国内三大战役结束,局势已定,香港《文汇报》诸同仁兴高采烈,“青春作伴好还乡”,唐纳忽然提出辞呈,说是赴美去办华侨的《纽约日报》,其后再转巴黎。大家都很惊讶,认为唐纳对革命有功,怎么亡命海外?唐纳苦笑:“解放胜利,实现了我们的愿望,你们都可以回去,只就我不能回去。”

1947年8月,美国总统特使魏德迈在上海举行记者招待会,唐纳应邀出席。《自由论坛报》一位女记者引起他的注意,顿生爱慕之情。这位女记者乃国民政府前驻法大使三女陈润琼,操一口流利英语,法语也很纯正,谈吐非凡,举止端庄,堪称才貌双全。唐纳对陈润琼一见倾心,陈润琼却未作出回应。于是,唐纳开始了一番苦心孤诣的疯狂追求。

1949年,唐纳出任香港《文汇报》总编辑,1949年2月,陈润琼赴美,供职于联合国;唐纳随之赴美,先入纽约日报社,后到联合国某中文印刷厂工作。

1951年,陈润琼到达巴黎,唐纳跟踪而去。每天给陈润琼献花,同时送上一封用蝇头小楷端端正正写成的情书。这一份持久的痴情,陈润琼深受感动,渐渐发觉唐纳不仅富有才华,而且为人善良,极重感情。1951年,陈润琼终于答应了唐纳的求爱,在巴黎举行婚礼。从此,唐纳的感情才算最终靠岸,有了归宿。
在巴黎,两位记者弃文从商,开起了饭店。从最初的“明明饭店”到“京华饭店”再到“天桥饭店”,生意日益兴隆,越来越红火。陈润琼不仅善解人意,而且精明能干,长于经营,是唐纳名副其实的“贤内助”。

后育有一女;他俩以经营中餐馆为业,过着平静安逸的生活;1978年冬,唐纳回国探访亲友,在上海由郑君里夫人黄晨陪同下,到郑的墓地献花致哀,随后前往北京,与叶剑英、罗青长等会面。

1988年8月23日,唐纳因肺癌在法国巴黎病逝,终年74岁。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7467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