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传奇人物 > 传奇人物 > 汤若望在清朝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汤若望在清朝

来源 :网络 类别:传奇人物 浏览量:1658 更新日期:2016-12-04
明亡以后汤若望以其天文历法方面的学识和技能受到清廷的保护,受命继续修正历法,而且受到顺治很高礼遇,但因中西历法之争身陷囹圄,差点被凌迟处死,死后被康熙平反。

1644年,明亡清兴,汤若望处世不惊,留守北京、守护圣器圣物及天文仪器和历书刻板。清兵入主北京之时,汤若望冒死自荐,得以取得新统治者的信任和重用。

1644年7月,汤若望向清廷进呈了三件仪器:浑天星球一架,地平日晷一件,望远望镜一台。他还呈递了历书范本一册,有根有据地指出了旧历的七大谬误之处,并用西洋新法准确预测了顺治元年(1644年)农历八月初一丙辰日食时,初亏、食甚、复圆的时刻,终于说服当时的摄政王多尔衮,决定从顺治二年开始,将其参与编纂的新历(《时究历》)颁行天下,并在册面上印有“依西洋新法”五个字。顺治元年十一月,任命他为钦天监监正,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洋监正,开创了清朝任用耶稣会传教士掌管钦天监的将近二百年之久的传统。

汤若望多次向新统治者力陈新历之长,并适时进献了新制的舆地屏图和浑天仪、地平晷、望远镜等仪器,而且他用西法修订的历书(就是《崇祯历书》的删节版)被清廷定名《时宪历》,颁行天下。

1645年,汤若望下了很大功夫,对卷帙庞杂的《崇祯历书》进行删繁去芜,整理修改,增补内容,使之更为精练划一。在修改中,他对原历书的理论部分几乎原封未动,而对表格部分做了重大删节,将原来的137卷压缩成70卷。另增补了《学历小辨》、《远镜说》、《新法历引》、《新法表异》、《历法西传》、《测食略》、《新历晓惑》、《黄赤正球》、《浑天仪说》、《筹算》、《几何要法》、《治历缘起》等十几种30卷。合成30种100卷,取名《两洋新法历书》,进呈摄政王多尔衮,清朝廷刻印行作为每年推算时宪历书的根据。封太常寺少卿。

顺治七年,清政府赐地在宣武门内原天主堂侧重建教堂,汤若望将利马窦建的一座经堂扩大,建成了北京城内的第一座大教堂(南堂),此处成为汤若望等神父的起居地。汤若望工作的地点则是在北京建国门附近的古观象台。在古观象台工作的传教士有50多人,汤若望是其中最主要的传教士,还担任台长,即钦天监监正。

汤若望曾以多尔衮擅权专政提醒过幼小的皇帝。并根据自己的医学常识以及他所了解的多尔衮的健康状况,作出多尔衮将不久于人世的判断。汤若望这样做在当时无疑具有很大的风险。1651年1月,多尔衮病逝。汤若望不失时机地为顺治帝选择了亲政日期,在多尔衮丧期刚满的2月1日,顺治帝宣布亲政,御太和殿,巩固了清初的政权,因此他得到了顺治帝和皇太后的好感和信任。

顺治帝非常钦佩汤若望的道德与学问,与之保持很好的关系。汤若望曾以他的医学知识治好了孝庄太后的侄女、顺冶帝未婚皇后的病,为此皇太后对汤若望很感激。认他为“义父”,随后顺治帝也尊他为“玛法”(满语,尊敬的老爷爷)。

为了表示对汤若望的好感,1651年9月,一天之内加封汤若望通议大夫、太仆寺卿、太常寺卿三个头衔。使他从原来的正四品晋升为三品。同时又加封他的父亲、祖父为通奉大夫、母亲、祖母为二品夫人。还将诰命封书,邮寄到汤若望的家乡。

其后又多次加封。1654年,加封为“通玄教师”。1657年,赐“通政使司通政使”。1658年2月2日,赐“光禄大夫”,为正一品。1661年按清廷惯例加封其祖三代为正一品。

顺治帝经常请“玛法”到宫中叙谈。无须太监们的传唤,也免除谨见时的叩跪之礼。顺治帝还打破尊卑上下的惯例,到汤若望所居住的馆舍去看望。仅1656年到1657年两年间,皇帝亲临汤若望住民叙谈求教,就有24次之多。在朝廷的政治活动中,汤若望也以其德高之势、在关键时刻几次劝谏顺治帝。甚至在立嗣问题上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顺治九年即1652年,被人敬为活佛的西藏达赖喇嘛带领3000喇嘛和大批蒙古族护卫,来北京觐见大清皇帝。顺治非常高兴,决定亲自前往边地迎候法驾,遭到许多大臣的反对,但是顺治根本听不进去,一意孤行,庄太后只好把德高望重的汤若望请出来劝驾。

汤若望不仅呈上精心撰写的谏书,而且上朝跪拜面奏皇帝,请他要保持必要的尊严,不要远离京师,以免发生意外事故。顺治最终听取汤若望的意见,派一位大臣前去迎接达赖喇嘛进京。 

达赖喇嘛想请顺治成为喇嘛弟子,汤若望想到澳门宗教界要他发展顺治加人天主教的指示,就极力反对顺治接近喇嘛教,认为皇帝与喇嘛应该各行其是,各尽其责。顺治接受汤若望的建议,给达赖喇嘛以隆重接待,并答应册封达赖喇嘛为“西天大善自在佛”,但却使达赖喇嘛的主要心愿落空。

不久,荷兰大公派遣使节团来华进贡,顺治大喜,命以汤若望为主接待荷兰使节团。荷兰使节团直率地提出了与中国订立通商条约、在澳门获得居留权、允许荷兰加尔文派耶酥会来中国传教等要求,汤若望考虑到加尔文耶酥会与他所属一派有矛盾,就劝说顺治拒绝荷兰人在中国传教,不允许荷兰人获得澳门居留权,使葡萄牙、荷兰、南明王朝三种力量在澳门相互牵制,对大清朝最为有利。

顺治对汤若望如此忠于大清朝大加赞扬,询问如何对待荷兰使节团。汤若望提出“既顾念私交,又无碍大局”的解决方案,允许荷兰人,“八年进贡一次,可附带小宗贸易”。汤若望以圆滑的手腕,取得了清朝皇帝、荷兰使节团、澳门当局三方面都对他极其满意的结果。★

1659年5月,郑成功率十几万水陆大军大举北伐,兵临南京城下,顺治帝被这突如其来的局面吓得惊恐万状,他不知所措竟想放弃北京,逃回关外的老家去。受到庄太后的训斥后,又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传下圣旨要御驾亲征,谁也无法劝阻。宫廷上下都束手无策,大臣们纷纷跪下劝阻,顺治根本不听,亲自用宝剑劈断御座,宣称谁敢阻止他他就劈死谁。大臣们万般无奈,最后只好搬出德高望重的汤若望出面劝驾。

汤若望与其他传教士紧急协商对策,一致认为顺治一旦带走御林军,会带来京师畿辅重地的混乱,中原多难对西方传教事业不利,为了耶酥会的传教事业,汤若望应该冒险出马,去劝说顺治改变主意。

汤若望精心撰写能够打动顺治此刻心弦的奏章,选择适当的时机跪劝顺治,说他以十数年的老臣忠诚之心,恳求皇上罢亲征之议,不要使国家再濒临被破坏的边沿。汤若望的冒死直谏可谓恰逢其时,顺治心如明镜,早有回心转意之心,但是找不到台阶下,这时认为汤若望博古通今,见解精到,分析透彻,看到汤若望感情激荡,老泪纵横,也深受感动,便适时转弯,就把这个面子给了汤若望。

24岁的顺治不久得天花病重不起,但是还没有确定皇太子,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特意让庄太后召见汤若望,就这个事关国家前途的重大问题征求汤若望的意见。

顺治提出由他的一个堂兄继承皇位,汤若望认为子承父位、父子相承,这是中国与西方国家的通常做法,应该立皇子登极,而三皇子玄烨出过天花,又聪明过人,勤于学习,最为合适。汤若望的意见与庄太后的意见一致,玄烨便被扶上皇位,他就是有名的康熙皇帝

顺治病逝,八岁的康熙登基,辅政大臣鳌拜等反对西洋学说,大臣杨光先,言汤若望等传教士有罪三条:潜谋造反;邪说惑众;历法荒谬。1664年冬,鳌拜废除新历,逮捕了已经中风瘫痪的汤若望和南怀仁等传教士。

康熙三年九月二十六日,清廷“会审汤若望,以及钦天监官员,翌年三月十六日,廷议将钦天监监正汤若望,刻漏科杜如预,五官挈壶正杨弘量,历科李祖白,春官正宋可成,秋官正宋发,冬官正朱光显,中官正刘有泰等皆凌迟处死。已故刘有庆子刘必远,贾良琦子贾文郁,宋可成子宋哲,李祖白子李实,汤若望义子潘尽孝俱斩立决。”

在汤若望等人经初审被判处死刑之后,曾进行了一次由中国、回回和西洋三种观测法同时预测日食时间的实际检验活动。结果南怀仁等人据西洋历法预测的日食时间与事实相符,最为正确。但是,对汤若望等人的处罚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又加重了:由绞刑变成了最残酷的凌迟。事情很清楚,朝廷只是希望南怀仁等人出现错误,从而为迫害他们寻找有力的借口。否则的话,西洋人正确的日食预报应该成为减轻或撤销他们罪名的理由和依据。

按照判决,次年汤若望应凌迟处死。但不久天上出现被古人认为不祥之兆的彗星。京城又突然发生了大地震,皇宫在地震中遭到破坏,而且有宫殿着火。这显然吓呆了清宫统治者。汤若望免死羁狱,旋获孝庄太皇太后特旨释放,汤的仆人潘尽孝也免去一死。而其他上面列出的从事西学的汉人,还是被斩头。至此,徐光启在崇祯年间,精心培养的一大批汉人的西方数学天文专家,被彻底杀灭扫荡干净。

1666年8月15日(康熙五年七月十五),汤若望病死于寓所。康熙八年(1669年),康熙给汤若望平反。1669年十一月十六日,康熙又发布了对汤若望的祭文。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7139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