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奇闻异事 > 奇闻异事 > 玛丽莲·梦露的死亡之谜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玛丽莲·梦露的死亡之谜

来源 :网络 类别:奇闻异事 浏览量:474 更新日期:2017-09-08
36岁的梦露因过量服用安眠药死于洛杉矶布莱登木寓所的卧室内,但不少人认为梦露之死是因为卷入了肯尼迪家族与政治圈的黑幕。

美国好莱坞影星玛丽莲·梦露之死几十年来一直被迷雾所包围,在她死亡44年后,大多数关于她的官方调查文件仍被列为高级机密。直到最近,历史专家才看到了一些FBI解密文件,首次发现玛丽莲·梦露之死,可能和她记下的一本“秘密日记”大有关系。这本日记记载下了梦露和肯尼迪兄弟俩的大多数“枕边谈话”,梦露“自杀”当晚,她的这本日记从此也神秘消失了。    

1962年8月4日,美国最著名电影明星玛丽莲·梦露死在了她位于洛杉矶的公寓里,从那以后,梦露之死就一直被各种阴谋论所包围,有人说她并非自杀,而是死于肯尼迪兄弟或美国联邦调查局之手,因为梦露知道了太多的白宫秘密! 

梦露是个孤儿,只是一个寻找自己真爱的女人。1951年梦露认识了当时还是参议员的约翰·肯尼迪,而两人真正的热恋始于1961年帕特·劳福德举办的一次圣诞晚会之后。她和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好上的时候其实内心已经烂透了。她已经靠着吃药来维系正常的思维,不然就会发疯。美国总统迷上梦露,不过是迷上了无数个漂亮女人之一罢了。和世界上最性感的女人发生两性关系,是美国总统至上权威的一种体现,也是一个男人至上荣耀的一种体现。仅此而已。何况,变幻无常习惯于歇斯底里的梦露怎么会得到一个政客的真心呢。即使是总统先生在两性的颠峰状态下发出许诺,说要娶梦露,一个聪明的女人也不会当真的。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当真的东西之一就是情话。梦露显然不是一个聪明的女子。她不仅把总统的情话当了真,还打电话把这样的话语告诉给了当时的第一夫人杰奎琳,说自己将要取代她成为美国的第一夫人。杰奎琳冷静地对梦露说,那太好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搬进白官,我这就给你挪窝,今后所有压在第一夫人肩上的重担就拜托你挑了。然后杰奎琳依然冷静。杰奎琳才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第一夫人需要的就是这样冷静而宽阔心襟的女人。杰奎琳懂得贵为总统的男人对自己的妻子惟一痴心的可能性太小了,就采取了冷静的姿态。这样姿态的做出比大吵大闹艰难得多,有效得多,也智慧得多。杰奎琳不仅深黯政治,还深黯男性与女性。深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瓜葛。当梦露前去给总统的生日唱生日快乐之歌的时候,杰奎琳带着儿子到远方度假去了。杰奎琳根本不给梦露向自己宣战的机会。虽然杰奎琳也未必不痛苦。独立永远比发泄痛苦智慧。这根本就是梦露不能做到的。梦露根本不是杰奎琳的对手。

梦露"俘获"约翰。肯尼迪的芳心,其实是难以让人相信她对他仅仅是感情上的好感的。这里面渗杂了梦露多少成分的野心,我想是当今的电子计算机也难以算计出来的。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当然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强者,总统的至尊已经成为这种强者的最响亮的表达。爱上这样的强者当然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想当第一夫人当然可以是一个女人的梦想。与总统有了肉体关系,当然是离这个梦想的实现接近了一步。可是,梦露的不聪明之处是没有能力洞悉总统大人对她的迷恋有多少成分是男人对漂亮女人本能的东西,又有多少成分是总统对于她真实的看重。梦露的不聪明之处还在于不懂得自己根本不是个政治动物。她甚至连正常的日子都过得不安生,都喧躁不已,她哪里有第一夫人生命中巨大的承重力呢?

司法部长也就是总统的弟弟罗伯特在劝说梦露放了总统的时候也迷上了梦露。总是需要爱的梦露又一次把身体拿出来做为对于男人的依靠。梦露的身上有了罗伯特的骨肉,罗伯特也不拿她当回事儿,反而要甩了她。因为梦露的放肆乱说让总统和司法部长的政治前途遭到了威胁。原本和梦露玩一玩的兴致他们也没有了。他们像甩掉一块破烂一样甩掉了梦露。梦露因此而崩溃了。崩溃了的梦露还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因为她泄露了天机。全世界因此要有所变化。梦露终于死在床上。医疗机构出示的死亡证明是她吃了大量的安眠药。她是他杀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梦露死后这么多年,对于她死因的探寻始终没有断下来。

杰奎琳说,梦露将成为永恒的传奇。杰奎琳总能说出聪明的话。这才是第一夫人的智慧。

是的,梦露的死使梦露得到了永恒。

爱伦坡曾经说过:天底下最感人的事情,莫过于一个年轻女人的死亡。一个天底下最艳丽的女人死了,死在了怒放花期的凋谢前。世上有一个香艳的词汇叫香销玉殒,说的就是梦露这样的女人和梦露这样的死亡。死亡消灭了梦露的身体,却留住了她的永恒。

培根说:一个人有了放荡的青春,就一定会有悔恨的晚年。有一个悔恨的晚年,太容易成为梦露被瞻望的前景。梦露躲过了这样的晚年,不知是否是她的幸运。

梦露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没人知道我不愁吃不愁穿但不为人爱,不知快乐是什么滋味,我只求在生活中能善待他人,他人也同样善待我。我们是公平交换。我是个女人,我需要被一个男人真心去爱,同时我也会真心地爱他。我做过尝试,但这种事压根儿就没有发生过。梦露的这句话是特别真实的。梦露向男人寻求爱情的真切劲儿也是诚实的。但是,爱,与怎么爱,是两码事。梦露的活法根本就是不会爱人的那么一种活法。一切向外部世界扩张的活法,一切走向虚荣繁华的活法,都不可能得到幸福。这种活法或许可以得到名声,可以得到金钱,可以得到男女关系,甚至是狂欢的男女关系,惟独不可能得到幸福。用这样的活法去爱人也是荒谬的。再加上被梦露爱上的男人也不是一些会爱懂爱的男人。两个同样不会爱人的男人与女人,加在一起的生活肯定是混乱加上混乱。就像两个病人根本不可能为对方诊病。这是上帝的旨意。活得方式方法不对,看起来再繁华的东西被附着在一个人的身上也毫无用处。幸福是一种感受。只有把往外释放的力量收回来,安静地用于自己的内心,这样的力量才可能使得当事者获得安宁和幸福。一个用心活着的人都难以得到安宁和幸福。一个活在浮华乱世中的女人,上哪里把幸福这么一个大东西用心灵扛回来。

梦露的一生像极了她生活中曾经的一个片断:片场上的灯红酒绿中,一身香艳的梦露在走动着,昂贵的服饰把梦露的身材衬托得极好,细腰下的两片肥臀扭动着,像两只丝绒床上正在闹花事的狗。所有的人尤其是男人都看掉了眼珠子。这是银幕上呈现出来的梦露。真实的梦露躯体语言的背后又是什么呢?是数小时数小时的彩排。是脚趾甲沾满了的血。是子宫恶心地在抽搐。是一下片场便被痛经折腾得立刻蹲下身子的疼痛。梦露那个子宫曾经是一个个被铁器刮坏了的战场,为了取消自己与男人们寻欢作乐后的产物。这是一个残骸遍地的战场,它病理性的抽搐多像梦露一生残损的命运。

美女薄命,原本也是一种天罚。一件东西太完美了,老天或许也嫉妒,就想办法磨损她,让她衰败。美女遭难,是天道的结果,或许不该把这样的命运视为悲剧。就像最明艳的焰火,只能留下瞬间的灿烂。一股气流把梦露的裙子吹起,梦露娇羞的样子就是一团这样的焰火,她已经永恒地把自己留在了电影史上。

诗人西川曾经为梦露写了一首诗:这样一个女人被我们爱戴/这样一个女人我们允许她学坏/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酗酒、唱歌、叼着烟卷/这样一个女人死得不明不白。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864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