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大全 > 清军为什么打不过八国联军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清军为什么打不过八国联军

来源 :网络 类别:民间故事大全 浏览量:1326 更新日期:2016-04-19
清军在数量上还是在装备上都要优于八国联军,但最终八国联军还是攻下北京,清军为什么打不过八国联军呢?

清军打不过八国联军,战之不胜是因为军队无能,而军队无能是因为政冶腐败。政冶腐败,军队无能,这就必然决定了它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首先,指挥不力。

清廷内因为有和战两派之争,所以一开始就没有坚决抵抗的决心和部署。在6月17日大沽口炮台失陷之前,一味退让避免作战,当大沽口炮声响起还没有完整统一的军事部署,6月19日西太后召开第四次御前会议决定宣战,然后才下令前线总指挥裕禄抵御洋兵,防护大沽炮台,不可任令洋兵直入(此时炮台已失,天津开战)。6月21日发布宣战诏书,同时号令各省选将、练兵、筹饷诸事通盘筹划,共挽危局。并且还致电转告德国外交部,切嘱停兵,再议善后。

而开战后的前线总指挥裕禄则又犯了一个消极防御的错误,说“必须先将紫竹林(天津使馆区)洋兵击退,然后会合各营,节节进剿,直抵大沽,方可得手。”其先保天津、再夺回大沽口战略的结果,使敌人越来越多的后援由大沽口从容登陆,兵力很快由开战时的三千人增至一万,直到像裕禄所说的“敌兵麇集,其何能支?”最后,“武卫前军总统直隶提督(指挥官)”聂士成于七月九日战死,天津于七月十四日城破失守。此时清军仍取消极防御节节抵抗战略,退至运河边儿上的杨村等地扼守。

二十天过去,敌军先后三次召开各国军事代表联席军事会议,统一指挥,补充兵力。

8月4日,兵力增至一万六千余人的联军,兵分三路大举向北京进发,5日,突破清军防线;6日以后清军则放弃了抵抗,纷纷不战而退,裕禄见此,知“事不可为”而“以手枪自击,登时气尽。”此后,尽管清廷又临时搬出一位总督大臣前来指挥,无奈巳是兵溃如山倒,清军在联军的一路追击下,受创极巨。联军沿途几乎未遇任何抵抗,便于12日占领了通州,兵临北京城下。联军在通州又寻获军械粮饷甚多,所得米谷,尤不计其数。

在北京的防御作战中,13日夜开始战斗,14日下午2点有一个门被攻克,随即西太后便率众位朝中大臣弃城而逃,三万守军尽管护驾走了一部份,其余仍坚持抵抗,另外两个门当晚才被打通。皇宫守军一直战斗到16日晚才撤出了皇宫。这几天的战斗基本上处于各自为战、没有统一指挥的状态。

其次,步调不一。

在敌海军攻打大沽口炮台时,我炮台守军“计步炮各队,约有二三千人。所用之军器,内有大口径之炮甚多,且皆新式,大略非克鲁伯厂所造,既亚莫斯托朗厂所造者;若旧式军器,则更不计其数也。”而敌军则是十余艘军舰和“一个由九百三十五名六个不同国籍的士兵所组成的陆战部队”。炮战中,炮台守军起初“击坏敌船六只”,“复差人密约鱼雷艇开炮协同......始终并不援应。”以后炮台守军子弹告匮,后路又无接应,腹背受敌以致炮台失守。与海军舰船缺乏协同,这是军种之间互不协同。

防御杨村时,清军新任前线指挥总督大臣李秉衡率援军刚到一线进行部署,各原守军均不领命,脱离既定阵地,自行其是,各顾逃生。该大臣事后向皇帝秉报时说:“我连日目击情形,军队数万充塞道途,闻敌辄溃,实未一战。所过村镇焚掠一空,以致臣军采买无物,人马饥困。”上令不行、上禁不止,这是上下级之间互不协同。

还有,在津、京保卫战中,虽然清军统帅荣禄也调动了袁世凯的武卫右军采取行动支援天津并钳制洋军,但袁世凯为讨好洋人和保存实力,行动迟缓,所派6营部队(约七千人)直到天津陷落后才赶到;此后其又干脆和反战派大臣一同搞了个所谓东南互保,拒绝同八国联军作战。所以,此仗使得武卫军前、后、左、中军除左军马玉昆部外,几乎全部崩溃,唯有袁世凯的武卫右军,非但没损失而且还从一万人发展到近二万人,成为当时最大的一支正规军。座山观虎斗,只顾自己不管别人,这是友邻军之间互不协同。

仅凭这几点就可看到,那是一个腐败的政府指挥着一支腐败的军队、所进行的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794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