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传奇人物 > 传奇人物 >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三十一)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三十一)

来源 :网络 类别:传奇人物 浏览量:923 更新日期:2017-03-12
刺杀蒋介石宋子文均未成功,王亚樵仍不放弃,但一直没有再找到机会,后来九一八、一二八事件相继发生,王亚樵投身到抗日洪流中。

杀蒋刺宋均告失败后,王亚樵非常恼火。他又几次派人到机场、车站行刺蒋介石。但终因戒备森严,加之他们又无任何合法身份证可以接近,终未能达到目的,完成胡汉民部属托付的任务。

不久,“九·一八”事件爆发。大敌当前,国民党各派一致要求宁粤合作,共同抗日。当时,广东政府提出释放胡汉民;蒋介石下野;陈铭枢率19路军进驻上海,任京沪卫戍司令等,作为解散广东国民政府、宁粤合作的先决条件。蒋介石迫于形势,不得不答应这些条件。是年年底,19路军进驻南京上海;胡汉民被蒋介石释放。胡汉民一回到上海自家在马斯南路的住宅时,立即让其部属黄居素约王亚樵相见。

胡汉民这位当年与汪精卫一起被人称之为孙中山靡下之明星的国民党元老,竟被自称为学生、晚辈的蒋介石幽禁达数月之久,又怎能不义愤填膺?但他如今手无寸铁,又如何能与拥兵百万的蒋介石抗衡,雪洗奇耻大辱呢?所以,当他见到素有“暗杀大王”之称的王亚樵时,不禁老泪纵横地紧握其手,连连说道:“王亚樵啊,国民革命竟落入此独夫民贼之手,中山先生九泉之下怎能瞑目啊!”接着他又将自己因不同意蒋介石制定的新约法,愤而提出辞去立法院院长之职而被其囚禁的经过告之王亚樵,并把自己手臂、脚腕处被绳索捆绑的伤痕给他看。

王亚樵一向自称为孙中山的忠实信徒,对孙中山的亲密战友胡汉民等人素怀敬意,此时见到他手脚上的伤痕,不禁怒从中来。他一拳砸在桌子上,信誓旦旦地说道:“我王某不杀姓蒋的,誓不为人!他口口声声国父长、国父短,可如今把国父的威望置于何地!”

“你有何打算?”胡汉民迫不及待地问。王亚樵把自己多次组织刺蒋、宋未遂之事向胡汉民做了汇报,然后提出自己的设想,即组织通讯社,以便使门徒取得接近蒋介石的合法身份。胡汉民对王亚樵的设想十分赞同。他告之曰:“凡事不可操之过急。常言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准备工作做好了,自然能水到渠成。我不久将去香港,望多联系。”

“先生放心,我王某决不食言!”王亚樵再一次向胡汉民表示自己刺蒋的决心。胡汉民亦非常感动。但是胡汉民赴港不久,“一·二八”抗战爆发,王亚樵全力投身于抗日的洪流,杀蒋之事便暂告一段落。

1932年1月28日日军蓄意挑衅,十万之众突然袭击上海,宣称24小时占领京沪。驻沪的十九路军全力反击,第一次淞沪抗战就此爆发。十九路军的正义行动,受到了上海乃至全国军民的热烈拥护和强有力的支持。上海数百万军民投入抗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王亚樵也以满腔热忱积极投入到抗击日军的斗争中去。“一·二八”事变后,王亚樵在桃园里44号召集部众紧急宣布“全力以赴抗日”,成立20个大队,命刘刚、萧佩伟、李楷、陈事、傅耀东等分任队长,分头组织工人、学生、市民参加决死队,宣布成立淞沪抗日义勇军,王亚樵任司令,蔡蹈和任参谋长,许志远任军事联络专员,朱大刚为联络参谋,集合3000余人,开赴太仓战场,配合十九路军浴血奋战。

十九路军供给民军400余枪支包括机枪和轻炮,但相差甚远,于是王亚樵与蔡、蒋商议动用上海兵工厂枪支,兵工厂向南京请示,得到回复:“全部武器运往南京。”王亚樵不得已乘枪支调运至昆山附近途中,派人劫下,装备抗日民军。

淞沪战争爆发,蒋介石即筹划与日本签订停战协定,获悉王亚樵任义勇军司令非常恼怒,命令蔡廷锴、蒋光鼐撤除王亚樵义勇军司令之职,解散义勇军。蔡廷锴、蒋光鼐与王亚樵商议后,将义勇军改为“救国决死军”,由余立奎任司令,王亚樵退居幕后主持。

王亚樵与余立奎计议,由余立奎负责前方指挥,王亚樵负责后方供给,“决死军”选拔精干人员组成“铁血锄奸团”。专门锄杀日军、汉奸,并采取多种形式支援我军,打击敌人。

当时日军在浦东江边停泊了一些军舰,常常向中方阵地轰击,造成不小伤亡,其中日军最高指挥官白川大将所在的“出云号”兵舰是日军入侵上海的主力舰,炸毁“出云号”便能击中敌人要害。王亚樵与余立奎经过商议,很快从高昌庙兵工厂取得500磅鱼雷一枚,又让龚湘龄从“铁血锄奸团”选拔出水性极好、能在水中沉浮几天几夜的七名水手进行训练。在一天深夜首先乘渔船拖水雷出吴淞口,由守卫吴淞海防十九路军翁照垣旅暗暗护送至“出云号”兵舰附近,水手入海将水雷放到“出云号”舰底。一声巨响,“出云号”被震得东摇西晃,舰上日军极为恐慌。可惜鱼雷的爆炸力有限,加上“出云号”在舰底布置了钢网,鱼雷无法同舰底直接接触,未能将舰炸沉。但日军也因此惶惶不可终日。

王亚樵还命戚皖白、丁湘龄、杜敬纶办《上海闷葫芦报》,宣传抗日救亡主张,坚持抗战到底,报道抗日战绩和动态,鼓动上海军民抗日。

“铁血锄奸团”有许多与日寇斗争的英勇事迹。上海北四川路云飞汽车行司机胡阿毛,跟随王亚樵多年,受王亚樵之命锄杀日寇汉奸。1932年2月26日在执行任务时,阿毛驾驶云飞行卡车,经过北四川路时被日军截获,日军强令阿毛装载日军数十人及武器弹药开赴日军阵地前线。阿毛假装应允,汽车驶至黄浦江边时,突然加足马力,掉转车头,将一车军火与押车日军一并埋葬于波涛滚滚的黄浦江中。

胡阿毛殉国之年不到30岁,在他牺牲后各界人士举行了隆重的公祭大会,王亚樵亲诵自撰的祭文,泪流满面,泣不成声:“阿毛阿毛,泉台相望。哀哀孤儿,戚戚惶惶。铁臂锄奸,赤胆心肠。一门孤苦,冥冥无疆!飞车黄埔,杀倭身亡。哭居西台,酹酒一觞。春秋义名,忠国何伤!忠毅阁部,史册传芳。哭君弱冠,妻别离偿。八荒有感,魂梦西厢。慈母倚闾,血泪沾裳!君骨有灵,享玖蒸尝。”

日军白川梦想24小时亡沪已成泡影,电呈本国增兵,增援陆战队五六万,再图大举进犯。蒋介石屈服于日本帝国主义的压力,与日本谈判停战,日本亦见上海缺口不易突破,终于签订了“淞沪停战协定”。蒋介石连续命令蔡廷锴、蒋光鼐停战,并调五万余兵力尾随十九路军之后,明令如不停战以“叛国”论处。于是全线停战,“决死军”改为十九路军补充团,余立奎任团长。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761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