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奇闻异事 > 奇闻异事 > 汉字叔叔理查德与汉字字源网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汉字叔叔理查德与汉字字源网

来源 :网络 类别:奇闻异事 浏览量:2566 更新日期:2018-05-24
“汉字叔叔”理查德是一个研究汉字的美国老头儿,因创建“汉字字源网”在去年出名,只是出名后不久,便被更多的出名者湮没了。理查德这次“出名”,竟是为了汉字研究,他已经花光了自己所有积蓄,两周之前,甚至穷困潦倒,且看上去已没有机会再留在中国继续他钟爱的研究……

今年已经62岁的理查德,出生在美国俄勒冈州一个保守的基督教家庭,18岁不顾家人的反对离家出走、注册大学物理学专业却游历整个北美、租住在最廉价的黑人社区、甚至对自己使用LSD(一种强烈的半人工致幻剂)。也正是在这个迷惘期,让他决心学习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也最难学的语言:中文。

为了这些,他和中国人打了40年交道,用20年时间干了一件让很多中国人都自觉“汗颜”的事:收集6552个汉字,整理出96000个汉字字形——从公元前1400年的商朝甲骨文到周朝的金文、秦汉的大篆和小篆,再到繁体字、简体字的整个变迁过程,甚至还有这些字字音、字义的分析,并将之放到自己创办的汉字字源网上,将汉字的历史演变,直观的呈现给全世界,免费供全世界查阅学习。

汉字叔叔

1972年,22岁的毛头小伙理查德买了张单程机票前往台湾,机票钱是从唐人街打工赚来的。中国台湾,是他当时所能到达和接近理想的第一站,在台湾最初的两年里,之前从唐人街上学来的广东话并没给他帮上忙,学到的中国式文化其实多来源于台湾街头。接下来的22年里,他频繁往返于中国和美国,也正是那期间,著名学者、研究甲骨文的专家李孝定给理查德取了个中文名“斯睿德”,并在拥有了两次并不算完美的婚姻。

1994年,理查德突然在台湾因为心脏病倒下,并被告知也许活不过一年时,他决心不再拖延——系统的学习书写中文,电子化中国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为此,电脑工程师出身的他设计了一个程序,还雇了一个中国阿姨花一年时间帮他扫描《说文解字》,而后是《金文编》、《甲骨文编》、《六通书》里所有的字形,整个过程持续了7年。

期间理查德先后做了4次心脏手术,但依旧在坚持学习汉字、收集不同时期的汉字字形加以研究比对,他先后买了一万多本中文书籍,花销巨大,后来也卖掉了一些,“但最精华的还都留着。”理查德对此很骄傲。

2001年,随着网络的普及,理查德决定将自己这些成果放到网络上,于是创建“汉字字源网”,那会儿,这个简陋的网站每天都有1.5万的浏览量,还有不少来信,但每年收到的捐款却少的可怜。

为了钟爱的汉字研究,理查德不惜花光所有存款、与第二任妻子分居,甚至当不少家人朋友都认为他疯了时,他满脑子想的却是如何继续研究……

第一次转变发生在2011年1月的一天,理查德的“汉字字源网”被一个中国网友发现并转发到了微博上。那天,“汉字字源网”的点击量高达60万次,随后的几天里,还收到了3万余元人民币的捐款,他第一次见证了中国网络的力量。在此之前,全世界没几个人知道他。

2011年10月,斯睿德应邀参加天津电视台的一档节目来到天津,后去了香港。2012年2月,斯睿德回到天津。他在微博上写道:“我回天津了,我要住在中国,不要回美国了。”对他而言,能继续汉字研究,每周还能定时练习瑜伽和游泳,可惜这美好没能持续太久。理查德原本就已不多的存款花销殆尽,甚至难以支付每月50美元的网站维护费。即便他在网站上挂出了paypal(国际即时支付工具)和中国朋友帮忙申请的支付宝账号,每天浏览这个网站的网民也已稳定在1.5万至2万人,但捐款依旧微乎其微。

由于没有资金来源,他只能搬出公寓,住进天津大学附近的北五村小区,但房租也不便宜,每月1500元——整个房子的所有配置是一台冰箱、一个空调、一张床和一张桌子,还有积满灰尘的燃气炉。床对面的桌子上,一台略显笨重的笔记本电脑几乎24小时开着,房间隔壁就是阳台兼厨房,理查德的衣物都或挂或堆在几个袋子里;冰箱里除了水和偶尔出现的西瓜,平时都空荡荡的,“真有点穷困潦倒的样子。”

对于理查德的窘况,就连小区门口卖西瓜的大叔和小区小卖部的老板都知道,可理查德都是友好的笑着从不接受。★

为了维持生计和钟爱的汉字研究,理查德决定做外教,但很少有英语培训机构愿意接纳他,他只能以做家庭教师的形式做兼职。朋友介绍了3个中学生给他,让他教授口语,这样的家教收入仅仅够应付每个月的房租。三餐的饮食,斯睿德大多会下楼买路边10块钱的盒饭,或者沙县小吃吃碗麻酱面。为了让更多人知道自己的网站,斯睿德学会了用中国的微博、博客和QQ空间。每天在微博上讲一个汉字故事,这个计划才刚刚开始实施。

理查德Facebook上的一位好友在获悉他的窘况后,随即发布了一条求助微博。这条微博暂时拯救了他,以至于他用中英混合“拼音”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了一句其实让他非常抗拒的感慨:“Weibo is the guanxi for people who have no guanxi(微博让没有‘关系’的人变得有‘关系’)”。

而前些日子,他也正好还在研究一个还挺新潮的汉字并做了详细注释:囧。

理查德渴望留在中国,但签证的问题,一直让他十分烦恼。因为他持有的是旅游签证,按规定,持此签证只能在中国呆90天。但如果出境一次再回到中国境内,就可获得另一个合法的90天,为此,自从理查德来到天津后,曾前后用这种方式将自己“倒腾”了两次,以此来换取自己呆在中国的时间。最糟糕的事发生在2012年7月31日,那天,当他前往天津出入境管理中心办理一项可以让他再多留30天的手续时,以为说自己在中国有工作(此前曾做过的兼职)会对自己继续留境比较有利的理查德,被出入境管理中心“扣”了护照。按照规定,持旅游签证的外国人是不允许在中国工作的。理查德被天津出入境管理中心告知他8月15日前必须离开中国。好在8月6日,在朋友们的帮助下,理查德带着取证单拿回了护照,并且被告知这是一个误会。

正当理查德忧心忡忡却又无计可施时,经常走南闯北的斯睿德第一次感到非常无助,他在Facebook上的网友获悉了这个消息,并将之发布到了微博上——“他为汉字付出一切,目前贫困潦倒,加上签证到期,面临被迫离开中国的困境。他在天津,希望能找个英语教师或翻译的工作,从而能继续在中国生活和研究汉字。”

很快,这条微博被数十万人转发或传播,网络的力量再次爆发:仅一周时间,他的账户上多了两三万元人民币的捐助;小小的屋子里常挤满了记者、网络公关和应接不暇的采访电话,问题则总是围绕着理查德到底潦倒到什么地步,以及他重复了无数遍的人生经历;英语培训机构也突然转变态度,有的甚至直接带着合同来到他面前。第二天一早,网络上就有了以帮助理查德为题,但却是主要介绍这家培训机构的“新闻”;北京一家翻译公司的老板更是开着车赶到小区门口,堵了理查德三回,不停劝说理查德去他的公司工作,还直接拿出一叠现金以示诚意,让他“注意休息别再接受媒体采访”,并承诺帮他办妥签证的事……

一切都来的太突然,让理查德这个诚实又有些倔犟的小老头顿时有点不知所措,“这些天来看我的人,可能比我在美国生活的小镇上的人还多。”倒是在追问下,他从一个朋友那里知道了“忽悠”的大概意思。

和中国人打了40年交道,理查德·希尔斯还是没想到,除了汉字以外,自己对于中国的了解,似乎依旧还处于初级阶段。尽管,他很期待,也已经很努力的在适应和融入中国社会。

“15号前我离开中国先去韩国,再回来,那就可以再延续留在中国的时间了。”理查德希望回来后能将旅游签证转换成工作签证,后者能给他一年的逗留时间,但问题是即便现在有很多地方愿意给他提供一份上班时间较为灵活的工作,但超过60岁的外国人是很难被发给工作签证的。

“如果回不了天津,就去台湾。”这是除了不停“倒腾”自己以外,理查德现在唯一能想到的最后退路。而不少获悉理查德状况的人也在疑问,为什么这个一直在传承和发扬中国汉字文化的人,在中国却难有立身之地?倒是理查德一直在向别人解释,中国人没必要因为他在研究汉字而感到“汗颜”,中国人是把文字当工具,他则是兴趣研究,“很多中国人也在研究英语。”

但不管如何,12日,理查德前往北京参加了5场面试,目前总捐款也超过了8万元人民币,还有签证和护照的问题也解决的差不多了,总之,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

虽然签证的问题目前看来已经解决了,理查德以后该怎么办,他明白,这次虽然有很多人给他捐款,但这种方式在他看来完全不可靠。因而他希望能有人长期赞助他的研究、有自己的助理。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740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