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传奇人物 > 传奇人物 >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三十)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三十)

来源 :网络 类别:传奇人物 浏览量:2130 更新日期:2018-03-16
王亚樵刺杀蒋介石不成,于是改刺财政部长宋子文,经过精心准备,并通过日本人买到了烟雾弹,不料在动手交火时又出现差错,宋子文饶幸逃过一命,他的秘书成了替死鬼。

宋子文早年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获经济学硕士学位。他是四大家族中的主要成员,对中国的经济情况了如指掌。他当上财政部长不久,很快就赢得了“理财家”的美称。其实,自1923年孙中山在广东成立国民政府起,就一直面临着财政上困难,并且始终没有根本解决的方法。1925年9月,蒋介石启用宋子文,让其出任财政部长。他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就使财政收入增长十几倍,使蒋介石得以巩固和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同时也成了北伐的重要经济前提和保障。国民革命军督师北伐之后,他又以广东一地的收入供应前方费用,对蒋介石在国民党中树立威信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国民政府北迁武汉之后,宋子文于1926年12月抵达武汉,次年3月赴上海。宋子文直接在武汉理财时间甚短,以致武汉政府缺少相应的理财总设计者和实施的总负责人,财政经济困难成了武汉政府右倾投蒋的重要原因之一。宋子文在位数年里,可谓功绩显赫,他统一了全国财政,确立了严格的预算制度,收回了关税主权,改革了币制,使乱无章法的中国财政逐步走上了正规。从而为蒋介石执政奠下了牢固的基石。

也正因如此,国民党西南派人士视宋子文为眼中钉、肉中刺,把他列为继蒋介石之后的第二号暗杀目标。西南派人士决定除宋还有另一个理由:宋子文与孙中山之子孙科矛盾颇深,总是试图取而代之,而孙科也正是西南派手中的一张王牌。

日军侵华之后,蒋介石拒不抵抗,国民党内部群起反蒋。蒋介石为了缓和内外,伪装下野退居奉化,暗控军权、财权。汪清卫也辞去行政院长,院长一职由孙科临时出任,当时西南各反蒋派欲乘蒋、汪下野,支持孙科改组国民政府。蒋介石自然有所防备,密令财政部长宋子文卡住孙科财政,逼孙科下台。孙科被逼急了,于是再次派遣萧佛成前往联系,并再送四万元,请王亚樵改刺蒋为刺宋。

王亚樵想:之前刺杀蒋介石的计划失败,对两广方面没法交代,宋子文是蒋氏集团的核心人物之一,官拜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兼外交委员,又身为“国舅”,且与美国人关系十分密切,况且杀掉宋子文,可以打乱蒋介石的经济命脉,其威慑性不言而喻;如若能够成功的话,也是对两广方面的补偿。于是欣然接受了这一任务。

接受新任务之后,王亚樵当即召开骨干会议,秘密布置刺宋行动。这一次,王亚樵仍然采取杀蒋的办法,分两地进行:郑抱真指挥南京行动组住进仙鹤街余立奎家,时刻监视宋子文的行踪,并及时向上海报告;上海行动组则由自己亲自指挥。

经过一段时间的打探,南京方面的郑抱真已摸清了宋子文的行动规律:当时宋子文家住上海西摩路141号,每逢周末都要从南京返回上海,再于下周一回南京办公。

得知这一情况后,王亚樵立即找来华克之商量具体的行刺方案。王亚樵先是提议说:“我看,不妨效仿冯玉祥当年刺杀徐树铮那样,在龙潭地区请绿林朋友拦截火车,将OK宋拖下车干掉。”。他所说的“OK宋”就是指宋子文。因为宋子文在批文件时,常常只批上“OK”两个英文字母。

“我认为此法不妥。中途拦截火车,会遭致车警和保镖们的反抗,这样可能误伤其他乘客。同时,很容易暴露我们自己。”华克之想了想,觉得这样做不妥。

“那么,依你之见呢?”王亚樵虚心地问他。华克之以商量的口吻说:“先生,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打扮成旅客,在接站的人群中设下埋伏,只要他一下火车,我们就在月台上把他干掉。”

“这办法倒是不错!”王亚樵点头称道,但他沉思片刻又接着说,“只是月台上旅客也不少啊……”

“不!”华克之听了一半即明白王亚樵的意思,忙插话说,“据我所知,宋子文往往都是先下车,然后其他旅客才准下车。而且,他四周随员一定不少,不会让旅客接近他的。这样正好可以集中目标一齐向他射去,不愁打不死他。只是事成之后,退路一定要选好。”

“这好办!我让人准备一枚烟雾弹就行了。”王亚樵觉得华克之的分析很有道理,立即补充说。

于是,如何搞到烟雾弹,与庐山刺蒋中的如何输送武器一样,成了暗杀组中的第一等大事。可万万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因为购买烟雾弹,却又节外生枝地牵出了一段日本侵华的往事。

当王亚樵将购买烟雾弹的重任交给郑抱真后,郑抱真想起了自己经营的米店(为掩人耳目,郑抱真的公开身份是“和平米店”老板,地点在上海八仙桥附近,是王亚樵出资18000元开的,专营淮北船帮贩运大米,赚了钱作为王亚樵的抗日组织“铁血锄奸团”的经费)的一个小伙计——小泥鳅。此人十分机灵,而且已经打入虹口安清帮中,与日本人有秘密来往,郑抱真便派“小泥鳅”去购置烟雾弹。★

小泥鳅领命后,很快游混于虹口一带活动的安清帮中,并得到安清帮老大常玉清的赏识。安清帮与日本人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交情。经常玉清介绍,小泥鳅与一些日本浪人有了交往。最终,小泥鳅用800元代价从日本人手中弄来了一枚烟雾弹。

在小泥鳅购买烟雾弹时,发现对方还剩有二枚。小泥鳅长了个心眼,经套话得知,这两枚烟雾弹是日本大特务田中隆吉奉天皇之命准备雇安清帮的常玉清在上海北站刺杀自己本国驻华的公使重光葵时使用的。日本军人谋刺其驻华公使?这似乎令人不可相信。50年后重光葵在他的《外交回忆录》中承认并揭露这一事件,这是日本策划侵华战争中的一大阴谋。

自从1931年春季以来,日军先后在东北制造了万宝山事件、中村事件,企图挑起事端。随即,大量向东北增兵,公开在沈阳街头搞军事演习,发动侵略战争的迹象已十分明确。但日军顾虑到在东北、华北的中国军队数量远远超过日军,偌大的“满洲”在短期内恐怕一口吃不下,引来中国军队的驰援,因此日本军方密谋在中国关内挑起事端,使中国军队不能北上。为此将号称“魔法军人”的田中隆吉(后任日本陆军省少将兵务局长)自华北派往上海日本总领事馆,任务是挑起一场“假战争”,策应日军在“满洲”的行动。同时派出土肥原贤二去华北,拉拢石友三反对张学良,使张学良的军队不能回防。

田中一到上海,就通过军中反华好战派军官骨干组织“樱会”,要来了军中青年军官暗杀组织“天剑党”的宪兵大尉重蔚干春做助手,带领反华帮会“太平洋军团”和“在华青年同志会”秘谋策划,拟在上海暗杀驻日公使重光葵,然后栽赃、诬陷中国,以挑起军事冲突。田中之所以选中重光葵作为暗杀目标,是觉得杀日本商人等小人物不足以引起大震动,难以在日本朝野掀起反华仇华热潮。另外重光葵执行“币原外交”路线,主张以经济渗透方式巩固扩大在华的权益,反对使用武力,反对田中策划阴谋,因而“成为他们计划的障碍”。重光葵的前任佐分利贞男就是因为执行同一路线而被日军暗杀的,现在无疑轮到重光葵了。

小泥鳅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么重要的军事机密,他考虑到郑抱真急等着要烟雾弹,便先回去把烟雾弹交给了郑抱真,将事情经过细说了一遍。郑抱真也觉此事蹊跷,于是让小泥鳅赶快去打探个明白。

郑抱真将买到的烟雾弹交给王亚樵之后就去了南京,他还买通了财政部的一名主办会计,该会计每天都要向宋子文汇报外汇市场行情,宋子文每天出门总会向他打声招呼,所以情报准确。7月22日宋子文对会计说:顷接青岛电报知母亲病重,准备今晚回沪打点,不日去青岛。

郑抱真得报后,立即密电王亚樵:“康叔(指宋子文)准于22日晚乘快车去沪。23日到北站,望迎接勿误。”

郑抱真发完电报,小泥鳅急从上海赶来南京,迫不及待地向他报告:“我买到烟雾弹后,探听到田中已收买常玉清在北站刺杀重光葵,然后嫁祸铁血锄奸团,以便在上海发动战争。”小泥鳅还了解到,常玉清已知道宋子文23日到北站,准备趁宋子文和重光葵一起出贵宾门前的时候行刺。重光葵和宋子文常有往来,关系甚密,经常同乘一列火车回上海,所以田中认为这是行刺重光葵的最有利时机。行刺得手后随即释放烟雾弹掩护撤退,同时将写有“斧头帮”的未响炸弹和武器丢在站内外,以制造栽赃、诬陷王亚樵的证据,中国就必须承担事端的责任,日军也就可以像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萨拉热窝事件一样,“名正言顺”地兴师问罪了。

至于行刺重光葵公使的人选,日本军部早就看上了安清帮的首领常玉清。常玉清是大连人,早年在东北南满铁路做理发店学徒,认识了一些日本人。1927年,他来到上海,师从杜月笙,从一名走卒慢慢爬到妓院老板的位置,随后自己组织安清帮,之后暗中和日本人联系,秘密为日本人做事,并借日本人的势力与杜月笙分庭抗礼。1930年,他又在南京夫子庙开妓院茶馆,将安清帮改名为安清同盟会,公开做了日本人的爪牙。田中要杀重光葵,常玉清欣然领命。

听了小泥鳅的报告后,郑抱真感觉问题非常严重:明天王亚樵刺宋子文,常玉清杀重光葵,到时二人必死无疑,但王亚樵正好为常玉清做了掩护。日本军方很容易将一切责任推到“铁血锄奸团”身上,中日冲突骤起,王亚樵和“铁血锄奸团”就成了洗刷不清的罪魁祸首、民族的罪人。

情急之下,郑抱真毅然决定搭乘当晚宋子文、重光葵的火车去上海,抢在宋子文和重光葵走出车厢之前对空鸣枪,发出警报,以威慑他们不敢离开车厢,破坏常玉清的行刺计划,也迫使王亚樵暂时下不了手,待说明情况后,再图他谋。★

7月22日,宋子文和重光葵等人乘坐的火车离开南京前往上海,王亚樵在此之前已接到宋子文即将到上海的电报。此时的王亚樵根本不知道日本人的阴谋和常玉清的行动,仍旧按照原计划进行部署。

23日上午,火车抵达上海北站。王亚樵的各部成员都已经各就各位,密切注视站内动向。与此同时,常玉清一伙人也在暗中做好了准备。上海北站一时间杀机密布。

列车停靠站台之后,宋子文等人并没有先下车。最先拥出车厢的是一群提箱挎包的普通旅客。重光葵也在这群旅客之中,急匆匆地从小道出站了。正当他要钻进汽车时,常玉清的人马才反应过来,一颗子弹从车站的砖墙上反弹过来,从重光葵的汽车顶掠过,重光葵急忙叫司机开回官邸。

没过多久,华克之突然看见几个身着藏青色中山服的人提着小皮箱从一节车厢上相继走了下来,他们身后,紧跟着两个身着笔挺白色西装、头戴太阳帽的中年人。这两个人一下车,穿中山服的人们立即簇拥在他们身后,一齐朝检票口走去,原先争着下车的旅客都不由自主地闪到一边,给他们让路。华克之不由心中一喜。他确认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穿白色西装的人就是宋子文,正待拔枪射击之时,突然响起了“砰砰”的枪声。

原来,守在车厢中准备待机行事的郑抱真见宋子文已走近出口,眼看就要进入常玉清的射击圈,于是不顾一切地跳出车厢,紧急对空鸣枪,以示警告。

枪声响起,常玉清一伙人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他们一下发现宋子文就在出口处检票口,与他并肩走的唐腴胪手持黑色大皮包,中等身材,认为这就是重光葵,于是发出信号。

枪战开始后,两伙人瞄准的目标竟然都是唐腴胪。唐腴胪倒下之后,月台上顿时大乱,旅客们争先恐后地往出站口奔去。华克之以为被击毙的定是宋子文,便把怀里的烟雾弹往地上一扔,整个月台、出站口顿时烟雾弥漫。华克之和行动小组的人员借着烟雾的掩护,安然撤离车站。但他们万万没想到,被击毙的人不是宋子文,而是宋子文的秘书唐腴胪。宋子文本人是跟在秘书身后的与其装束完全相同的那一位。他听到第一声枪响时,立即把太阳帽一扔,来了个就地十八滚,滚到了月台上的一根大柱子后面。慌乱中,谁也没有发现他。他这才死里逃生,捡了条命。

常玉清一伙人也以为重光葵已经中弹,于是迅速示意撤退,并在混乱中丢下了栽赃物。

唐腴胪是宋子文非常信任的随身秘书,时年32岁,从美国哈佛大学毕业回来不到10年,新婚燕尔,还没有来得及品味人生乐趣就遭此横祸。当时枪战一开始,他也惊呆了,在出口处傻乎乎地东张西望,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想不到一瞬间子弹朝他齐射。

王亚樵得知内情后,一直埋怨郑抱真没有事先通知他事情有变故。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727 谢谢合作!
下一篇:三国兵器谱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