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王候将相 > 王侯将相 >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二十九)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二十九)

来源 :网络 类别:王侯将相 浏览量:754 更新日期:2018-01-02
王亚樵密谋庐山刺杀蒋介石,中出差错,但也给蒋介石一个不小的惊吓,王亚樵再次打算在南京行刺,无奈时机不成熟,后改刺宋子文,却阴差阳错弄错了人。

王亚樵,蒋介石,宋子文,王亚瑛,戴笠,南京,庐山,上海,国民党
原来,这个原本非常“精彩”的暗杀计划,却因为一个微小的疏忽而被暴露了。王亚瑛等人到庐山后,刺杀组人员取出枪支埋在太乙峰前的竹林中,将火腿丢在附近。蒋介石的侍从们在巡逻时,发现被丢弃的火腿,中间空空的好像装过东西,仔细一闻还有一股机油的味道,从中判断出有人携带枪支弹药上山了。因此,蒋有行动时,警卫队总是分成明、暗两组,一组在蒋介石周围警戒,另一路进入到蒋介石沿途的树林、竹林中暗暗保护。

陈成见自己眼看就要暴露了,只好豁了出去。他从隐蔽处跳出,举枪便打。由于不是计划内射击角度,而且时间仓促,一枪未中,陈成再开枪时,蒋介石已被训练有素的卫士用身体护住,并同时向陈成开火。陈成根本无法还手,身中数弹,倒地身亡。从树丛里出来的那个卫士恐陈成还未死,又走上前对准他的脑袋开了两枪。

蒋介石吓得胆战心惊,面呈蜡色,却并未受伤。直到卫士报告刺客已死,这才慢慢稳住神,故作镇静地将手一挥,示意继续前进。几个卫士将陈成身上搜索一遍,发现除手枪外,别无他物。卫士向蒋介石报告后,蒋介命令侍卫:“把他埋了,不要声张,权当无事。”

在庐山险些丧命之后,蒋介石密令戴笠从速破案,并嘱咐封锁有人行刺的消息。戴笠对王亚樵的行事风格非常了解,在排除了众多嫌疑人后,基本确定这多半是王亚樵所为,但却苦于没有证据,拿王亚樵没辙,只是让人放出风声:“本党一直视王亚樵为朋友,望他不要再做伤害委员长之事,否则我必杀他。”这话听起来好像还有井水不犯河水的味道。实际上戴笠捕杀王亚樵的计划早已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片刻也没有放松过。蒋介石对王亚樵深感恐惧,惶惶不可终日。有一次蒋介石一觉醒来后对宋美龄说,他梦见王亚樵拿着一把利刃追杀他,却没有藏身之处。

庐山刺蒋未成,王亚樵重新把希望寄托在了南京的行动组身上,他命令郑抱真等人召集队伍,准备在南京城再次行刺,同时他还让自己的妻子王亚瑛赶到南京负责联络。

枪击事件后不久,蒋介石便从庐山返回了南京。6月25日,蒋介石从庐山归来后已一个星期,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请愿学生聚在南京,不愿散去。蒋介石在滔天的怒骂声中,只好答应在中央军校礼堂接见部分学生代表和新闻记者,并发表演说。

郑抱真等四位杀手和负责总联络的王亚瑛等都混进了会场。但由于里面戒备森严,主席台又离人群有一段距离,王亚瑛觉得刺杀成功的可能性极小,就把头上戴着的白色太阳帽拿了下来,放在胸前,把帽子拿下就是告诉郑抱真等人“暂缓行动”,郑抱真等人只好停止行动。

1931年7月23日,蒋介石惊魂未定之际,上海火车北站发生一起重大谋刺案,国民党政府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宋子文死里逃生,其秘书唐腴胪、卫士喋血候车月台。刺客乘乱逃离现场,没有一人落网。

宋子文在上海北站遇刺的消息,当天即被《纽约时报》迅速用大号黑体字刊载出一则醒目的标题新闻:《子弹没有击中宋》,同时还发表该报记者采访录,并配以图片。宋子文对记者说:“我正往车站外面走,在我离出站口大约15英尺的时候,有人突然从我的两侧同时开枪,我意识到我是射击的目标,立即把在灰暗的车站里十分显眼的白色硬壳太阳帽甩掉,跑进人群,躲到一根柱子后面。整个车站很快被刺客们的左轮手枪发出的烟雾所笼罩,乱枪从四面八方打过来,我的卫兵则在开枪还击。整整过了五分钟,车站的烟雾才消散。我的卫兵看到至少有四名刺客在开枪。人数也许还要多些。当烟雾消散的时候,我们发现同我并肩走的秘书的肚子、臂部和胳膊都中了枪弹。子弹是从侧面打进他的身体的。他的帽子和公文包弹痕累累,我比他高很多,而丝毫未受伤,殊属不可思议。”

继《纽约时报》后,7月24日,上海数家报纸相继报道宋子文被刺消息。其中《申报》对此事曾有详细的报道:“财政部长宋子文携机要秘书唐腴胪及卫士六人,于昨晨7时由京乘快车抵沪。宋等下车后出月台,方入该大厅。过讯问处,在候车室门前,突有暴徒多名抽出手榴弹、盒子炮、手枪向宋猛射,宋之卫士也拔枪还击,一时子弹横飞,烟雾弥漫,北站大厅忽变成战场。当时正值旅客出站,闻声后四散惊走,秩序大乱。结果宋氏以身幸免,秘书唐腴胪则身中数弹,于昨日11时30分因伤重殒命。”

宋子文对这次遭遇一直不知情,坚信是广州方面派人干的,他曾说:“予先曾屡得警告,谓广州方面将不利于予。”谈到具体详情,仍心有余悸,说当时简直以为天塌地陷了。“乱枪从四面八方打来,予较高而未受丝毫之伤,殊属不可思议。”他对唐腴胪英年早逝,深感痛惜。而侥幸免于一死的重光葵事后很快就知道了刺杀是冲他而来的,他怀着“替我受难”的感激之情去宋子文和唐腴胪家里进行了慰问。

上海北站的刺宋事件直到很久以后,还是余波未平,国民党司法、军警机关瞎子打拳,四处乱砸,牵连了许多与此毫无关联的人。国民党当局始终未能查明此案内幕。这次重大的事件,经后来的文件及当事人的自述而解密,这自然又是王亚樵的杰作。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723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