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故事大全 > 逸闻趣事大全 > 唐太宗教妹夫夫妻之道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唐太宗教妹夫夫妻之道

来源 :网络 类别:逸闻趣事大全 浏览量:2524 更新日期:2016-02-27
唐太宗将妹妹丹阳公主嫁给了猛将薛万彻,无奈薛万彻对男女之事毫不知晓,连设三计才把这呆子教会。

隋末唐初,名将辈出。薛万彻就是其中一位忠肝义胆的猛将。薛万彻先被太子建成引为心腹。在玄武门事变中,薛万彻誓死保卫建成,但建成最后失败身亡。李世民见其忠心护主,赦免了他的罪过,还册封他为右领军将军。此后,他更是战功累累,被册封为左卫将军。

高祖驾崩后,唐太宗将妹妹丹阳公主嫁给了薛万彻。提起丹阳公主,她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生性活泼,甚得唐太宗喜爱。丹阳公主出嫁以后,也还是经常出入宫中,与皇兄叙话。

可这几次回宫,李世民发觉妹妹有些郁郁寡欢,反不及结婚之前快乐。李世民心想薛万彻是个大老粗,莫不是哪方面得罪了妹妹,于是问丹阳公主发生了什么事。丹阳公主起初不肯说,被李世民问得急了,这才道出实情,原来两人结婚好几个月,一直未曾同过床。

唐太宗又气又笑,就把薛万彻召来,讲起夫妻之道。薛万彻说:“我与公主一直都很好呀!我们从未吵过嘴。”一句话噎得唐太宗不知如何是好,但身为皇帝和舅子双重身份,又不好明说,于是决定另想办法。

两人在御花园里边走边聊,刚好路过一片水池。水池里面鱼儿成群,时而跃出水面。唐太宗指着鱼儿说:“你看这些鱼儿,它们和水是多么和谐呀。”薛万彻肃然说:“陛下放心,臣和公主一定会像鱼和水一样和谐。臣虽然是个大老粗,但自知承蒙圣恩,决不会另有二心。”

唐太宗一时语塞。半晌才说:“你可听说过鱼水之欢?”薛万彻说:“臣当然听说过。鱼儿离不开水,水也离不开鱼儿,只有两者在一起才能相得益彰。这就像夫妻一样,丈夫离不开妻子,妻子也离不开丈夫,只有两人相敬如宾,才能有鱼水之欢。”

唐太宗苦笑说:“你真是傻得可爱。”薛万彻说:“臣对圣上一片忠心,脑中再也容不下别的想法。”话说到这种程度,唐太宗自然无法再讲下去。

唐太宗想到外面大自然中有动物交配,也许薛万彻亲眼看到会使他开窍。于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唐太宗让薛万彻随驾狩猎。那天唐太宗撇开众人,单独与薛万彻走向丛林。唐太宗说是打猎,但他时刻关注着大自然里的那些成双成对的动物,希望找到正在交配的动物。可是一路走来,虽然有许多成双成对的动物,但一见到两人手持弓箭,尽逃之夭夭。

唐太宗看到动物逃走,也不搭弓射箭,倒是薛万彻这个大老粗兴致高昂,连呼“陛下快射”。过了老半天,薛万彻渐渐明白唐太宗的用意并不在于打猎,暗想:陛下自从当了皇帝,成天忧国忧民,甚是劳累,今天借狩猎之名,也不过就是出来走走,散散心吧。他不敢扰了唐太宗的心情,于是自顾自地打起猎来。不多时,薛万彻身边堆满了猎物,他看到唐太宗身边连半只猎物都没有,便也不敢多猎,只是陪着唐太宗默默地走着。

很快到了中午时分,唐太宗硬是没能看到一宗“活教材”,看薛万彻在旁惶惶不安,遂说:“咱们回去吧。”两人回到拴马的地方,唐太宗不觉精神大振。原来两马一雄一雌,还被拴着,尚隔一段距离,但它们正相互传情。唐太宗快步上前,解开缰绳,有意让两匹马接触。

果然那两匹马没了缰绳的约束,马上耳鬓厮磨起来。薛万彻刚想喝止,忽然住了口。原来唐太宗所乘之马乃是雄马,而自己所乘之马是雌马,唐太宗的雄马急不可耐地翻身扑上了自己的雌马。皇上的马“欺负”臣子的马,那也只有忍着。唐太宗指着两匹马说:“它们在行夫妻之礼呢。”薛万彻说:“那是臣之马的荣幸。”

唐太宗问:“你可明白了夫妻之道?”薛万彻说:“臣明白。”唐太宗顿时哈哈大笑,心想这块榆木疙瘩总算开窍。几日之后,丹阳公主进宫。唐太宗发现妹妹仍然没有多大变化,于是关切地问:“薛驸马现在可明白夫妻之道?”丹阳公主红着脸说:“真没见过这样的蠢人!”唐太宗奇怪地说:“会有这事?那我再另外想个法子。”丹阳公主啐了一口说:“哥哥都已当了皇帝,还是这样不正经。我进屋看母亲和嫂嫂去了。”

这时正好冯少师有事觐见唐太宗。冯少师也是驸马,娶了唐太宗的姐姐长沙公主。冯少师看到丹阳公主的娇态说:“陛下与丹阳公主真是兄妹情深!”唐太宗叹了口气说:“丹阳年龄尚小,可惜不幸嫁了个蠢驸马!”冯少师心头惶惑:“薛驸马可是陛下亲口封的大唐三大名将之一呢。”唐太宗说:“那是指他在战场上英勇睿智。可是在生活上,他实在是一个蠢材!”冯少师忙问究竟,唐太宗只好如实相告。冯少师也感到匪夷所思,半晌才问:“陛下可有良策?”

唐太宗苦笑说:“这种事难道还要朕亲自教他?”冯少师想了想说:“要不让我告诉他吧?”唐太宗摇摇头说:“这种事最是说不得的,没准他会和你翻脸。只是朕又不好直接向他说起。”冯少师说:“要不咱们在酒桌上说?”以前唐太宗在没当皇帝之前,常和大将一起饮酒。酒桌上众人也会说些荤段子,当时唐太宗年少气盛,偶尔还掺和几句。冯少师的建议勾起了唐太宗的回忆,说:“要不朕把所有的驸马都叫来,届时大家在酒桌上畅所欲言,说不定能够点醒这头蠢驴。”★

唐太宗于是在宫中设置酒席,把所有的姐夫和妹夫以及全部姐妹共计三十余人都召来喝酒。到了开席之际,唐太宗对大家说:“今天在酒席上不分君臣,只谈私事。大家说了什么出格的话朕也不会怪罪。”冯少师在来之前便曾向众驸马说明事情原委,大家心中都有数了。酒席开始不久,唐太宗向冯少师使了个眼色,冯少师心领神会地说:“我来向大家讲一件趣事。古代有员猛将结婚,不知怎样过夫妻生活。其夫人苦不堪言,跑去求军师想法子。军师心想:说深了吧,猛将必然不懂,要是说浅了又显得我太低俗。这时正好看到有两匹马在河边交配,军师眼前一亮,对猛将说,你看见那两匹马没有,做夫妻就和它们一样。猛将回去了。几日后,两人相见,军师问起情况,猛将说,好是好,不过就是河边太冷,而且还有人偷看。”

众驸马无不大笑,见冯少师开了头,众驸马便也紧跟着说起了荤话。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讲个不停,唯独薛万彻不知道大家说什么,只好坐在那里“嘿嘿”傻笑。借着酒意,冯少师问他:“你与丹阳公主怎样?”薛万彻满意地说:“很好呀。”冯少师继续问:“那你们几天行一次房?”薛万彻愕然,反问:“什么是行房?”冯少师于是对着薛万彻一阵耳语:“男女结成夫妻,有时就应像那两匹马一样交配啊。”

薛万彻一愣,陡然想起先前自己和唐太宗一道打猎时看到两匹马的情景,于是连忙向丹阳公主望去,这时丹阳公主也正在偷偷看他,两人目光一对,俱都脸红心跳。薛万彻于是趁着酒意,起身向大家告辞。唐太宗冷眼观薛驸马脸色,心知目的已经达到,没准人家正想着好事呢,赶忙同意薛驸马夫妇离开。众人见薛万彻已走,忙问冯少师教育结果。冯少师说:“这次总该没有问题了吧。”

唐太宗也笑着解下腰间的宝刀说:“如果薛驸马还是阳不胜,我就把这把刀输给你们。”后来,丹阳公主入宫,唐太宗见她气色一天好上一天,不用问也知道薛万彻终于明白事理了。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702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