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王候将相 > 王侯将相 >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二十七)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二十七)

来源 :网络 类别:王侯将相 浏览量:824 更新日期:2017-06-04
因为米照捐事件,蒋介石开始盯上王亚樵,而王亚樵受人之托决定除掉蒋介石以抱仇,于是一场刺杀行动开始了。

蒋介石背叛北伐大革命之后,国内政局起了巨大变化,蒋介石的新军阀取代了旧军阀,国人由反军阀转向反蒋介石。当时全国的反蒋运动高潮迭起,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的武装起义,更是轰轰烈烈,使蒋介石心惊肉跳,坐卧不安。当时,正处于“九·一八”事变前夕,日本侵华步步紧迫,民族危亡,生灵涂炭。蒋介石深深感到了危机:一方面他要集中兵力剿共,一方面又不得不分出精力来对付西南、西北等反蒋战线。国库本来就很空虚,加上连年兴师动众,到处都需要钱。可钱在哪里?按部就班的财政收入显然越来越落后于时局了。在窘迫之中,手下的两个高级谋士薛岳和柳维垣去庐山向蒋介石献上一计:“奠都以来,财政日趋窘迫,军备费用委实无力支付,虽有建军训练计划,而无财力后盾,拆东补西,终非良策。为今之计,必须另辟财源。全国大米流动远大,日以万计,如能仿竹木设卡抽厘,不仅军费泉源不绝,又能弥补中央财政空虚。可以财政部名义,颁布实施米照捐令,各产米区设局管理施行。米捐收入,充军备战,十年之内足可富国强兵,统一中国。”当时的蒋介石并没有立即实施“米照捐”。

1931年,蒋介石派亲信陈调元出任安徽省主席、唐少侯任安徽省财政厅长。陈调元为了巴结蒋介石,主动承担起了“米照捐”的重任。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米照捐”最初竟是在王亚樵的家乡安徽试行。蒋委员长这招棋可真是下错了地方。

陈调元在搜刮民脂民膏方面是行家里手,给安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米照捐”在安徽不宣而行。先在全国四大米市之一的芜湖设卡,接着便在大通、蚌埠、巢湖等大米产区及集散地设卡,对过往粮米商船征收“米照捐”,不纳税不放行。顿时,米商裹足,米价上涨,可谓无粮则乱。

陈调元的倒行逆施,引起了安徽人民的公愤。1931年3月,怀远船民首先起来反对省政府征收“米照捐”。5000多名船工结队向当地稽查处请愿,要求放还被扣米船。孰料,稽查处竟开枪打死船民两人,激起众怒。第二天,蚌埠工商船民近万人游行请愿,致电国民政府,控诉安徽省当局苛征米捐罪行。是时,“沿淮一带,扣留民船千余只,交通道阻,两万余劳工生活陷于绝境。”接着,皖省公民请愿团赴南京中央监察院控告陈调元:“违抗中央裁厘命令,苛征捐税,擅杀人命,请依法弹劾。”

当时,云贵川等省反蒋战线已经形成,正式脱离南京中央,成立西南政务委员会与蒋介石对峙。蒋介石视西南为心腹之患,但其主要兵力集中于江西“剿”共,无力分兵。当时蒋介石的战略目标是,首先“剿”灭共产党和红军,然后进军广东,最后统一西南和东南。如果“米照捐”付诸实施,蒋介石扩军备战阴谋实现,西南最终厄运难逃。因此,西南必须要主动出击,采取对策,打乱蒋介石的扩军备战部署。

在这种形势下,西南政务委员会特派粤系国民党中监委萧佛成秘密抵达上海,联络反蒋人士,抵制米照捐。萧佛成到达上海后,住在李少川公馆,由李少川出面约柏文蔚、常恒芳、王亚樵等举行秘密会议,组织安徽旅沪学会,共推王亚樵主事,以安徽人名义发难。王亚樵自然乐于接受这样的任务,一来他对陈调元恨之入骨,二来他曾组织过安徽旅沪劳工工会,正好可以借此机会重新出山。

安徽旅沪学会成立后,立刻召开了千人反米照捐大会,声讨陈调元非法实施米照捐,祸皖殃民。大会推选出五路请愿代表。南京一路向行政院请愿,庐山一路向蒋介石请愿,安庆一路向安徽省政府请愿,芜湖一路呼吁人民起而罢捐,蚌埠一路向地方政府呼吁。

大会结束后,五路代表聚集上海北站,分赴各地。为了代表们的个人安全不受迫害,安徽旅沪学会组织各界人士及学生云集车站欢送,造成浩大声势。王亚樵在此之前与记者龚虎进行磋商,通过龚与各报记者取得联系。

次日,《时事新报》、《申报》均在头版刊登:“安徽各界云集北站,欢送请愿代表。”许世英、柏烈武等知名人士并未亲赴车站,但也列入欢送名单,以壮声势。

请愿代表出发后,王亚樵立即密派邓洪明、郭恒昌、黄道隆、周明如等30余人,赴芜湖、大通等地,软硬兼施,卡住米商船就地停泊,鼓动米商请愿罢市,组织米船罢运。一时间,数以千计的米船阻滞于芜湖、大胜关一带,安徽各地罢市请愿浪潮相继而起。一时间,粮运不通,粮价高涨。蒋介石无奈之下,只好让行政院长汪精卫下令撤销米照捐,同时任命合肥人吴忠信为安徽省政府主席,将陈调元调离。米照捐被迫停办,扰乱了蒋介石的扩军备战计划。

后来,蒋介石得知此事乃是王亚樵一手发动的,而安徽旅沪学会则是王亚樵的反蒋组织,于是命令查封安徽旅沪学会,并秘密下令戴笠监视王亚樵的一举一动。

就在此前,由于内部矛盾,国民党元老胡汉民在南京被蒋介石拘禁,此事一经传出,党内众口一词,强烈指责蒋氏无端关人。广东方面立即炸开了锅,宁粤矛盾即刻白热化。后来,经过孙科的游说,粤派的中央执委、监委纷纷离开南京到了广州。孙科的再造派、汪精卫的改组派、西山会议派,以及唐生智、唐绍仪、李烈钧和陈龙仁等都到了广州,成立了广州革命政府,与蒋介石的南京政府分庭抗礼。如此,蒋介石更迁怒于胡汉民,并且欲加罪陷害。胡汉民的亲家林焕庭得知凶信后十分紧张,于是通过李少川暗中疏通王亚樵,干掉“草头将军”(蒋),以解救胡汉民。粤派核心人物孙科更希望如此,杀蒋可使南京政府无首,广州政府便可取而代之,便暗中赠送20万巨款给王亚樵,作为刺蒋的经费和报酬。

这次,林老先生托人一打点,王亚樵便满口答应下来,他正要出这口气,于是他毫不客气地将20万元收下了。当时,王亚樵的暗杀集团已初步建立了系统的组织,共分为三大部分:一是华克之(曾任南京学联理事、国民党南京市党部青年部长)部,有郑绍成、孙凤鸣、陈成、张玉华、贺坡光、肖佩伟等人,多为投笔从戎的知识分子,他们既是杀手,也是王亚樵手下各种通讯社和小报的工作人员;二是龚春浦部,有刘刚、龙林、唐明、李楷、刘文成、彭光耀等人;三是谢文达部,有许志远、黄立群、朱大刚、陶惠武等人。

三部组织绝对秘密,单线联系内外不传,家室不传。上述人员都跟随王亚樵多年,久经考验无异志。王亚樵对部众非常关怀,经济也是公开,所有成员的生活费用均按月支给,家庭每遇困难均及时解决。由于王亚樵对内平和,因此对其称呼也是五花八门。年龄、资格不相上下的称他为“老九”、“勾子”或“九哥”,晚辈称“九爷”或“先生”。团体核心人物有郑抱真(曾在冯玉祥军中当过副官)、洪耀斗、张文龙、赵士发、余立奎、戴膏如、余亚农、华克之、龚春浦、谢文达等。郑抱真、洪耀斗负责联系、行动及武器保管,余立奎负责军事,余亚农负责政治,张文龙负责经济,华克之、龚春浦、谢文达的三个行动小组负责锄杀,戴膏如负责文秘。

接受刺蒋任务之后,王亚樵便开始精心筹划,等待时机。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696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