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传奇人物 > 传奇人物 >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二十四)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二十四)

来源 :网络 类别:传奇人物 浏览量:1172 更新日期:2017-05-04
王亚樵突围出来后,正值蒋介石背叛革命,王亚樵参与了蒋介石前期的反革命活动,后来发现蒋介石倒行逆施,公开反对,蒋介石下决心要铲除王亚樵,两人走向对立。

王亚樵回到上海之后,一场更大的血腥大屠杀正在酝酿之中。

1927年4月11日,蒋介石发出“清党”密电,把枪口对准了曾与北伐军一同浴血奋战的工人纠察队。王亚樵当时刚从洪泽湖回到上海,上海宣慰使办事处即奉命配合26军警戒大街小巷,并协同其深入租界拘捕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第二天凌晨,王亚樵又奉命指挥部众与杜月笙、黄金荣的门徒一起冒充工人,分别袭击各区的工人纠察队,故意制造事端,26军借口“调解工人内乱”,强行收缴上海工人纠察队的武器,并打死打伤数百名纠察队员,造成举世震惊的“四·一二”大惨案。13日,26军又在宝山路口用机枪扫射手无寸铁的游行群众,宝山路顿时成为一片血海。

这场血腥的惨案引起了王亚樵深深的思考,他当时的心情极为复杂,他毕竟是靠着上海广大劳工起的家,工人是他的势力集团的支柱。而今,自己却处在了工人的对立面,他非常惊讶、迷茫和痛苦。

王亚樵在“四·一二”大惨案中所建立的“功劳”,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处。4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有人来到王亚樵住所,给他一封信。王亚樵拆开一看是孙科写的,要他在即将召开的国民政府奠都典礼大会上以工人代表的名义发言,并内定他为津浦铁路护路司令。

王亚樵应邀前往南京,他兴致冲冲地参加了各种大小会议以及许多会外活动,与达官贵人、社会名流等称兄道弟,很认真地讨论各种政治、社会问题。他认为自己已经是一个新国家的头面人物,代表着社会中的一股强大势力,因而总是不失时机地发表自己的政见。

然而,初涉政坛的王亚樵对政客们的手腕是一窍不通,另外他对当时国民党内部的矛盾也一无所知,更不知道蒋介石急于实行专政独裁的野心。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工人代表,便大谈孙中山的三民主义——联俄、联共、扶助农工。尤其是扶助农工的观点,他谈得最为起劲,似乎不如此说便不足以显示自己的重要性,而他的这种言论恰恰是犯了蒋介石的大忌。

4月18日,南京各界人士和市民20万人齐集中山公园,举行隆重的“奠都典礼”大会。蒋介石、胡汉民、张静江、柏文蔚、蔡元培、陈铭枢等要人,参加国民政府就职仪式。

台上,蒋介石喜气洋洋,不停地对台下的群众招手,底下有人不停地欢呼“总司令万岁!”。胡汉民等人就职演说后,是各界代表祝词。许多代表走上讲台,说了一些客套的祝词便走了下来。

王亚樵健步走上主席台,突然,他发现围困他数月、杀害他众多弟兄的陈调元也端坐在主席台后排。原来陈调元摇身一变,竟成了国民革命军第37军军长。王亚樵怒视了一下陈调元,然后便毫不客气地发表起演讲来。

“各位同仁、各位弟兄:你们好!今天,我们在这里庆贺国民政府奠都典礼。广州出师,乃总理遗愿,雄兵北伐,皆应民心。古来兴义师,敌必败,国必强,果如其然。我北伐大军所到之处,军阀之兵皆望风披靡,工农群众莫不箪食壶浆以迎总理训导之师!”

坐在主席台上的蒋介石,望着王亚樵的背影带头鼓掌。

“吴佩孚手之兵成为汤中蝼蚁,孙逆传芳大军顿作冰山倾倒。亚樵对此半哭半笑,笑者,中国半数已飘扬吾党旗帜;哭者,中国并未统一,军阀还在屠杀民众。军阀尽是豺狼之师,食人吸血,亚樵深知,然使我最难理解者,是新军阀杀人!”

听到这里,蒋介石停止了微笑,皱起了眉头。

“北伐乃总理遗愿,先生呕心沥血,联俄联共,团结国人,共赴国难。何意总理一旦仙逝,北伐只获半胜,就疑窦众生,清共杀共!亚樵乃总理信徒,从未与共党有任何联系。他们既执总理之旗帜,反对军阀,即是我党之同路人,何必要豆萁相煎,加以屠杀!更令我等不解者,吾党何以不容共而容北洋军阀?何以让亲者痛,仇者快,何以慰我总理在天之灵?”

这时蒋介石似被刺到痛处。★

王亚樵激情如诗,一发而不可收:“亚樵乃平凡党人,奔走北伐历有年数,虽受尽劫难却无寸功以献党国民众,实感羞愧。今惜此机会,披肝沥胆,冒言直谏军政领导,以国家民族为重,勿忘总理遗愿!停止屠杀,保障人权,团结所有志士,将北伐进行到底!”

王亚樵简短的演说,感染了在场的许多人,不少人对他报以热烈的掌声。望着激奋的人群,王亚樵自己也十分激动,他振臂高呼:“打倒军阀,反对屠杀!保障人权,劳工神圣!”

走下台时,有人塞给王亚樵一张纸条:现在仍讲这一套已不合时宜,犯了蒋先生的忌讳,你须加倍小心。写纸条的人是陈铭枢。他这次被任命为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长,首都卫戍司令。

坐在典礼台中央的蒋介石,听到王亚樵的演讲,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欣喜之气烟消云散,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子。他怎么也想不到,王亚樵竟敢如此胆大,众目睽睽之下和自己作对。

回到官邸,蒋介石彻夜难眠。从内心讲,他是十分看重王亚樵的。1917年,他在广州曾见过王亚樵一面,当时王亚樵就是通过自己,以一个普通党员的身份,建议孙中山组建空军,轰炸北京,并提议由他自己率一支行动组,暗杀段祺瑞,夺取政权,重整民国,虽然孙中山没有采纳他的意见,却对他十分赏识。

自那以后,蒋介石对王亚樵另眼相待,这人虽然不是政治家,却很有政治头脑;虽然不是社会活动家,却有非凡的社会能力;虽然不是军事家,却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和较多的战争经历,手无一兵一卒,敢于带着一班弟兄同拥兵百万,权位极尊的曹锟总统周旋达数年之久;他虽不是帮会头目,但他胆识能力,忠义慷慨,远远胜过黄金荣和杜月笙。这次他本想亲自委任王亚樵为津浦铁路护路总司令,并请其出任南京劳工总会会长,借他的手对付共产党和对拥护三大政策的国民党员大开杀戒,不料他们竟是一路货色。蒋介石越想越气,咬牙骂道:“娘希匹,竟敢在奠都典礼上出我的洋相!不为我用,必为我诛。姓王的不除,将来定是心腹大患!”

当晚,蒋介石让人叫来南京警察厅长温剑刚:“王亚樵这根木头,不能再长在这里了,你要想办法处理掉。”

一天凌晨,天色还是灰蒙蒙的。王亚樵因为头天晚上与几个朋友喝酒打牌,闹得很晚,此时刚躺下不久,睡得正香。不过他一向睡眠很轻,一有动静马上就醒。突然,楼下传来了一阵噼噼啪啪的打斗之声,王亚樵腾地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他习惯性地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枪,穿着睡袍就奔出屋外。院子里,他的十几个门徒正在跟七八个穿警察制服的人争执,双方扭打在一起,斗得很凶。

王亚樵往门口一站,大喝一声:“住手!”这一声断喝,底气十足,威风凛凛,不但他手下的人停了下来,连警察也都一下子愣在那里。王亚樵大摇大摆地走到一个警察面前,用手枪点了一下他的脑门,厉声呵斥:“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那警察恐惧地望着他手里的手枪,结结巴巴地回答:“我,我们是奉命而来的。”王亚樵听到这句话,立刻想起了陈铭枢的劝告,顿时大声说道:“好大的狗胆!你们想干什么?”

那警察的双手已被王亚樵的一个门徒反扭起来,动弹不得,想不说显然是不可能的。“抓,抓王代表。”他歪着头,两眼斜视,龇牙咧嘴地回答。

王亚樵冷冷地扫视了一眼,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把枪拿下,统统给我关起来!”说完转身就回房间里换衣服去了。蒋介石的态度是王亚樵始料不及的。

离开住所后,王亚樵潜往陈铭枢处避难。陈铭枢对王亚樵说:“樵兄,你太大意了,怎敢公开反对清共,与总司令唱对台戏,他必疑你亲共,不会放过你。”

王亚樵说:“我是同盟会员,信奉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蒋中正既为革命军领袖,理应支持我的言论。他想加害于我,暴露了他反对革命的嘴脸,对此倒行逆施之人,我何惧哉。大不了鱼死网破,从此黑白分明。”

后来,王亚樵在陈铭枢的鼎力帮助下,费了很大周折,秘密潜往上海。对王亚樵而言,这一次遭到的打击和挫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沉重。得罪了蒋介石与得罪北洋军阀完全不同。蒋介石代表了一种新兴的势力集团,其威望正如日东升,其势力之强大,非以往任何军阀可比。不可一世的吴佩孚,号称五省联军的孙传芳,均不是他的对手。王亚樵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只要老蒋当权,他王亚樵就永无出头之日。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574 谢谢合作!
上一篇:百步穿杨
下一篇:溥仪大婚典礼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