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著名战役 > 著名战役 > 左宗棠收复新疆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左宗棠收复新疆

来源 :网络 类别:著名战役 浏览量:1763 更新日期:2017-10-09
左宗棠收复新疆,是晚清历史最扬眉吐气的一件大事,也是左宗棠人生中的一大功绩,对后世影响很大。

新疆古称西域,很早以来,西域就同内地有密切联系。公元前101年(西汉武帝太初四年)西汉政府在西域设置使者校尉。公元前60年(西汉宣帝神爵二年),西汉政府在乌垒(今新疆轮台境内)设置西域都护,郑吉担任首届都护。《汉书·郑吉传》上说:“汉之号令班西域矣,始自张骞而成于郑吉。”从此以后,中国历届中央政府都在西域设官建制,有效地行使对西域地方的管辖权。

18世纪上半叶,乌兹别克族的明格部在中亚费尔干纳盆地建立起一个封建汗国,名“浩罕”。1865年初,浩罕国派军官阿古柏率兵侵入新疆。阿古柏通过多种方式先后侵占喀什噶尔、英吉沙尔,叶尔羌、和田、阿克苏、库车、乌什等城,于1867年悍然宣布成立“哲德沙尔”,意为“七城之国”,自封为“巴达吾来特阿孜”,意为“洪福之王”。随后,阿古柏又用两年多时间,镇压当地群众的反抗,进一步攻占吐鲁番,又翻越天山夺取乌鲁木齐,天山南北广大地区都落入阿古柏的魔掌。

新疆地处中亚东部,与中亚和印度接壤,英、俄两国都将新疆视为战略要地,势在必得,阿古柏成为他们争取和利用的对象。阿古柏占领新疆大部后,积极扩充实力。1870年,英国决定向其赠送大批军火,派遣使团到达喀什噶尔,为阿古柏提供军事教官和武器,并允许其在印度招募工匠回喀什设立军工厂。在得到大批先进装备后,阿古柏于1870年5月攻占了吐鲁番,切断了北疆和河西走廊的联系,并收降了以白彦虎为首的陕甘回民起义军残部,实力进一步增强。1870年,俄国也派人前往喀什会晤阿古柏,承认其政权。

到1871年底为止,迪化、玛纳斯、鄯善先后被阿古柏攻克,同时俄国为阻止阿古柏进一步扩张,出兵占领伊犁,这样,清军除塔城、乌苏等少数据点外,已经全部从新疆消失,阿古柏成为了全新疆的主人。俄国加强了与阿古柏的联系,1872年,与阿古柏签订了“俄阿条约”,共5款,规定俄国承认“洪福汗国”,“洪福汗国”给予俄国控制区内贸易权,关税按2.5%收取。1873年,英国再次派出300人组成的使团,携英国女王的亲笔信到达喀什噶尔,于1874年2月与阿古柏集团签订通商条约。此外,1873年,阿古帕派外甥阿吉托拉出使土耳其,声明承认土耳其奥斯曼帝国为宗主国,土耳其国王则册封阿古柏为“艾米尔”(统治者)。1875年,阿古柏又从土耳其购得新式步枪1.2万支,火炮8门,同年,英国仅从印度即给阿古柏运去连发枪2.2万支,山炮8门,炮弹2000发。

面临新疆危机,清政府内部出现海防与塞防之争。海防论的主要代表是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他主张舍弃西北,专注东南,提出:“新疆不复,于肢体之元气无伤;海疆不防,则心腹之患愈棘。”塞防派的主要代表是湖南巡抚王文韶,他认为:俄国侵吞西北,日甚一日,“我师迟一步,则俄人进一步,我师迟一日,则俄人进一日。事机之急,莫此为甚!”因此,他主张:“目前之计,尚宜以全力注重西北。”陕甘总督左宗棠主张:“东则海防,西则塞防,二者并重。”他指出:不能扶起东边倒却西边,力主收复新疆,左宗棠的意见令“中朝动色”。清廷权衡利弊,采纳左宗棠的意见。1875年,清廷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

那时候,左宗棠已经年逾六旬,而且体弱多病。他曾在致湘军将领刘锦棠的信中说:“本拟收复河湟后,即乞病还湘。今既有此变,西顾正殷,断难遽萌退志,当与此虏周旋。”左宗棠不顾自己年老多病,担负起收复新疆的重任。

1876年4月,左宗棠先生以65岁高龄率清军分三路进入新疆。他采取以“先迟后速,缓进急战”的八字方针,拉开了军事行动的帷幕。“缓进急战”的策略主要着眼于解决长距离作战条件下的后勤保障问题,“迟”为后勤,“速”为决战。然后采取“先北后南,缓进速战”“剿抚兼施”的方针,“剿”新疆外来势力,“抚”人口占新疆绝大多数的原住居民,外来势力主要包括阿古柏集团和自陕西逃来新疆的白彦虎回民集团。左宗棠的这一策略合理地缩小了打击面,大大减小了清廷收复新疆的阻力。★

清军先打驻守乌鲁木齐的白氏集团,既可依托哈密、巴里坤等后方基地,又可阻止俄军继续东侵。加之白彦虎率部逃来新疆后,无心恋战,对阿古柏只是敷衍了事,其战斗力也低于阿部,因此清军先行解决白氏集团实属上策。1876年8月,左宗棠指挥清军发起了北疆战役,清军顺利占领乌鲁木齐,收复了除伊犁以外的北疆地区,白彦虎部逃往南疆。

1877年4月,清军攻取达坂城,接着攻克吐鲁番城,打开了进军南疆的门户。1877年5月底,阿古柏突然身亡,其集团内部爆发内乱。同年9月,清军发起南疆战役,当地各族人民纷纷拿起武器,加入战斗,痛击阿古柏军队,刘绵棠率步骑一个月驰驱3000里,一举收复东、西四城,南疆全复。阿古柏部属中除小部投奔俄军外,其余全部被歼,白彦虎的主要目标是带领属下闯出一条生路最终,他和部属们3300余人逃出新疆边境来到了中亚楚河一线,即今哈萨克斯坦与吉尔斯坦两国交界处,定居下来。

第二年,除伊犁以外,新疆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左宗棠上奏朝廷,提出首先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收复伊犁的问题,如果达不到目的,再采取军事手段。他的意见得到朝野上下爱国人士的一致赞扬。

1880年初,根据左宗棠的意见,清政府派曾纪泽赴俄国谈判收复伊犁问题。在谈判中,俄国多方要挟,蛮不讲理,曾纪泽坚持原则,据理力争。左宗棠深明外交必须以军事为后盾的道理,虽主谈判,但不忘备战。为了支持曾纪泽的外交努力,左宗棠率兵前往哈密,在哈密设立抗俄司令部。在前往哈密的征途中,他让士兵抬着棺材走在队伍的前面,表明誓死抗击俄国、收复伊犁的决心。

最终,曾纪泽推翻已由清使崇厚与俄拟下的约章,俄罗斯同意撤出伊犁。1881年初,中俄正式签定《伊犁条约》。据此,中国收回了对伊犁和特克斯河上游两岸领土的主权,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地区和北面的斋桑湖以东地区则仍被俄国强行割去。至此,新疆全境基本收复。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544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