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传奇人物 > 传奇人物 >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二十三)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二十三)

来源 :网络 类别:传奇人物 浏览量:771 更新日期:2016-07-08
王亚樵加入了革命的行列,逐步高升,后来他参加国民革命北伐,被困在洪泽湖,差点丧命。

王亚樵加入了革命的行列,逐步高升,后来他参加国民革命北伐,被困在洪泽湖,差点丧命。

1924年10月下旬,冯玉祥率部入京,软禁了贿选总统曹锟,电邀广州的孙中山和天津的段祺瑞北上,筹开国民会议,解决国是。当时,国民党内对中山先生北上问题意见分歧。许多同志认为北方危险,不宜北上。王亚樵甚至写了一封万言长函建议孙中山不能北上。孙中山则说:“汝等以大元帅视我,则我此行诚危险;若以革命党领袖视我,则此行实无危险可言。”孙中山先生在王亚樵的长函上批示说:“解决国是应以和平为原则,不必诉诸武力,更不须使用暗杀手段。”

孙中山北上之前,密令革命党人游说各省长宫,拥护南北议和,召开国民会议,选举总统。孙中山委派柏文蔚和王亚樵到河南,试图说服河南督军胡景翼。胡景冀曾是孙中山先生的追随者,一直拥护孙中山的主张。如今,见到革命党人柏文蔚、王亚樵到来,十分高兴,当即热情款待,并表明自己的心愿,请柏、王二人转告,只要中山先生一声呼唤,河南军民立即行动,坚决响应。紧接着,胡景翼聘任柏文蔚为河南军校校长,委任王亚樵为河南混成旅旅长。

1925年春,孙中山在京病重,柏文蔚和王亚樵听到消息后十分担心,两人仓促北上赴京,看望孙躺在病榻上孙中山。3月12日上午9时30分,孙中山在北京铁狮子胡同11号行辕溘然长逝。王亚樵悲痛欲绝,万念俱灰,直到办完先生丧事,才怅然若失地离开北京,返回河南。

王亚樵回到河南后,参与了和陕西督军刘镇华的作战,王亚樵打得勇猛顽强,深得胡景翼赞赏。到1925年4月初,盘跨陕西八年的陕西督军兼省长刘镇华被打败。胡景翼派部属、陕西人李虎臣接任陕督兼省长,胡景翼暂时统一了豫陕。好景不长,到了4月12日,胡景翼因患尿毒症不治,猝然病逝,其职务由岳维峻继任。岳维峻待人一味排外,比胡景翼差多了。不久,任河南军校校长的柏文蔚被排挤走了。两个星期后,任混成旅旅长的王亚樵也被迫交出兵权,带着随从回到了上海。

当王亚樵再次回到上海的时候,中国的政局再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齐卢之战的硝烟方息,国人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直奉大战又爆发了。显赫一时的直系军阀被张作霖的奉军打得屁滚尿流,土崩瓦解。“常胜将军”吴佩孚丢盔弃甲,只身逃回了湖北老巢。

此时,兵败后投靠张作霖的卢永祥也就重新得势,卷土重来,被任命为江苏督军。卢永祥没有忘记王亚樵,他给王亚樵发来了新的委任状,要他出任芜湖镇守使。这可比“别动队司令”的职位要高出许多。而且,芜湖是安徽的重镇之一,谁不想称霸此地?然而,王亚樵却婉言谢绝了卢永祥的好意。因为这个时候,王亚樵心思放在了广州,此时南北力量的对比正在发生历史性的变化,广东建立起革命的政权—广东国民政府,并拥有了一支真正属于自己的军队:由黄埔军校毕业生为骨干组成的国民革命军。

1926年初,王亚樵听说柏文蔚已经去了广州,便立即奔赴广州。他找到了柏文蔚,也找到了戴春风和胡宗南,这时的戴春风已经改名为戴笠。在柏文蔚的引荐下,王亚樵结识了国民党元老胡汉民。

不久,国共两党合作,出师北伐。广东国民政府决定派一批人先深入内地,在北伐军到来之前,动员民众,宣抚军民拥护北伐,收抚地方武装,策动军阀部队反正;北伐军到来之后,组织民众进行慰问。

国民革命北伐后,蒋介石任北伐军总司令,由北伐军总政治部主任邓演达提名,常恒芳任安徽宣慰使,王亚樵任副宣慰使。

受任之初,王亚樵与常恒芳、王龙亭等许多党人在上海聚议,分皖东、皖西两路起兵,讨伐祸皖军阀陈调元,扫平安徽,直叩金陵,收复京沪,摧毁直系东南实力孙传芳。

常恒芳带着李小南、郑育士等到太湖起兵,宣抚使署设在太湖。王亚樵则带领阚培林、刘醒吾等到洪泽湖起兵,副宣抚使署设在高良涧(洪泽湖)。王龙亭原是淮军领导之一,在国民党中有一定资历和声望,留守上海,任宣慰使驻沪办事处主任,负责与总部及各方联系。

常恒芳在皖西、皖中一带,收抚发展武装约两千人。王亚樵到皖东、苏北,旧识旧交往投甚众。在王亚樵多方奔走下,魏益三、许志远、张在中、朱子云等人接受宣抚。魏益三原是洪泽湖水乡打家劫舍的绿林好汉,有千余武装,实力较硬,人称“魏三爷”,王亚樵与其换帖相交。许志远富有学识,拜王亚樵为师。

很快,王亚樵的部队就达到了两千人,他计划与常恒芳一起,东西两路一起进兵攻打合肥、安庆,支援北伐战争。他这种大胆的活动当然引起了地方政府的注意。当时的安徽省省长陈调元是孙传芳的旧部,他得知王亚樵的行踪后,立即派出大队人马进行围捕。王亚樵的部队被围困在洪泽湖内,长达半年不得脱身。

1927年3月初,北伐军进攻安徽,陈调元不得不分兵抗拒,从洪泽湖调离了两个团的兵力。王亚樵趁机分兵两路突围。由于这些人马大都未受过正规训练,而且武器装备很差,虽经浴血奋战,但队伍还是很快就被敌人冲散,突围后身边仅有十余名门徒相随。借着茫茫的月色,他们沿着洪泽湖岸边迅速南下。

第二天早晨,王亚樵等人来到高庙镇,在镇头的一个摊子上吃早饭,被人认了出来,为得到5000元大洋的赏钱,那人向陈调元的部队报告了这一情况。王亚樵吃完早饭刚走不远,陈调元的部队就进了高庙镇,他们很快顺路追来,紧紧跟上了王亚樵一行。

为了摆脱敌人,十几个人只好再分作两拨。王亚樵、许志远等九人一路往张八岭方向潜逃,阚培林、张在中等六人则直奔来安县城。阚培林等人不时有意暴露目标,将敌人全部吸引到自己身后。当逃至来安县水口镇时,敌人追上来了。有两个弟兄当场战死,张在中、殷爱棠、阚培林、刘醒吾四人弹尽被捕。

当晚,一个姓杨的团长审问了他们:“王亚樵逃到什么地方去了?”“不知道”姓杨的团长要阚培林等四人说出日后与王亚樵联络的地点和接头方法,四人拒不说出。姓杨的令手下用铁烙、火烤、割肉等酷刑逼供,但四个硬汉什么也不说。

不久,姓杨的团长电请陈调元,请示对这四人的处置办法。陈调元回电指示:“活埋!”当天下午,阚培林、刘醒吾、张在中、殷爱棠在水口镇东的田野被投入沟中活埋。

敌人退走后,王亚樵等人从张八岭辗转来到水口镇,在当地老百姓的指引下,他们找到了战友遇难处,四位战友的尸骨在泥土中已全部僵硬。王亚樵热泪滚滚,和大家一起买了四口棺材,草草葬下他们。面对着四座新坟,王亚樵磕了三个响头,嘴里轻声地说道:“兄弟们,安息吧。我把你们领来,却没有把你们带走,我对不起你们啊!”从此,王亚樵对陈调元恨之入骨,埋下了以后谋刺陈调元的杀心。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539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