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王候将相 > 王侯将相 >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二十)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二十)

来源 :网络 类别:王侯将相 浏览量:669 更新日期:2017-06-17
王亚樵率领残留的别动队回到了上海,胡宗南去了广东进入了黄埔军校,王亚樵在上海见到卢永祥被派给臧致平坐支援,因氯气弹问题王亚樵闹了独立。

王亚樵率领残留的别动队回到了上海,胡宗南去了广东进入了黄埔军校,王亚樵在上海见到卢永祥被派给臧致平坐支援,因氯气弹问题王亚樵闹了独立。

经过二天一夜的急行军,王亚樵所部进入了上海市区。此时,他清点了一下人马,只有400来人了。其余的大部分人,除了一小部分死伤外,大部分都走了。分队长胡宗南也走了,据说他去广东了。

后来,王亚樵终于弄清楚,胡宗南的确去了广东。在那里,他去投靠刚刚开办的黄埔军校,由于他个子小,又瘦弱,招生的人不愿录取他。但他失意时却遇见了廖仲恺,廖仲恺见他说话激昂慷慨,深为感染,便出一手谕,令黄埔军校录取了他。1925年,王亚樵跟随柏文蔚去广州,还见到了胡宗南。

退到上海,见过卢永祥,卢永祥大喜。因为浏河前线吃紧,臧致平要求增兵,他正无兵可派,王亚樵的到来,却解燃眉之急。就这样,王亚樵立刻又率部来到浏河前线,加入了臧致平的序列。

早在齐卢战事未爆发前,卢永祥就认为战事无法避免,便命令上海兵工厂厂长谢邦杰研究制造一批氯气炮弹,以备万一之用。卢永祥撤到上海后,上海兵工厂就已制妥两颗氯气炮弹。

这种氯气炮弹,是一种化学武器,如果风力、风向、距离都合乎要求的话,一颗炮弹就能杀死5000至10000人马,甚至能使一二平方公里内的生物死光。

督署警卫团团长马葆珩奉命将那两颗氯气炮弹运抵前线后,炮科毕业的他心中十分矛盾。当年在军校时,教官曾教过国际法,使用此种化学炮弹,在国际战争中都是违背国际法的,现在我们是打内战,怎能使用这种惨无人道的东西呢?

想了很久,马葆珩还是拿不定主意,便对臧致平说明,请求解决办法。臧是个职业军人,当然知道不能使用化学武器,但手下的一参谋长却主张用,因为他觉得,臧、马等人实在是妇人之仁,别人都把刀架在你脖子上了,你还说什么国际法不国际法呢?就在他们争论的时候,王亚樵得到了消息。

“杂种,想灭绝人,老子不干了!”他十分气愤地把枪扔在桌上。“大哥,怎么啦?”站在他一旁的戴春风忙问。“卢永祥要用化学炮弹,一打出去,方圆一二里内,什么都没有了”

“这不好吗?”“好,好什么啊?多少无辜的人要跟着死。”“我们平时打仗、暗杀不都死人吗?”“这不一样,这些都是有目的、有目标的,而化学炮弹一响,连鸡狗都不留,这是他妈的什么道理了。”“我明白了,大哥。”戴春风见王亚樵真生气了,立刻改口。

“我不能让他们这么胡作非为。”王亚樵说完,带上戴春风等人,悄悄地走入黑暗中。王亚樵带人摸黑去了炮兵阵地。到了那里,他们用枪逼着炮兵,将那两颗氯气炮弹取出,装进炮膛,发射到长江中去了。

做完这件事,王亚樵带着队伍返回上海市区了,他谁也不跟着干了。1924年10月13日,卢永祥在上海通电下野。

王亚樵又回到上海市区后,很多人觉得难以立足,便纷纷离去。方振武、余亚农等人乘车北上,去寻找新的发展机遇了。而戴春风、胡抱一等人则留了下来,他们要与三亚樵一起在上海打天下。

这时,跟随王亚樵一道的别动队员还有200来人。

这年底,王亚樵为了筹集活动经费,继续开拓上海地盘,决定在哥伦比亚路北头开办一个铁器厂。这个铁器厂机械化程度不高,大多是手工敲打制作。

开张不到一个星期,警察便找上门来。原来,铁器厂边上住着的郭老板向警察分局提了意见,说铁器厂整天叮叮当当吵得人家不得安宁,因为郭老板有钱,早把分局长喂饱了,他使唤分局长,就像使唤一条狗。所以铁器厂得到了限期搬迁的通知。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521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