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传奇人物 > 传奇人物 >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十九)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十九)

来源 :网络 类别:传奇人物 浏览量:708 更新日期:2017-09-18
齐卢之战爆发,卢永祥出走日本,王亚樵的别动队也解散,又带着他的斧头帮盘踞上海以待时机。

当他们四人义结金兰的香烟尚未散尽时,酝酿已久的江浙之战爆发了。

湖州背靠太湖,前临杭嘉湖平原,境内河溪纵横,湖荡棋布。齐卢之战爆发时,这里并不紧张。虽然紧靠江苏,与齐燮元的防地相接,但由于太湖这道天然的屏障的保护,齐军无法过来。王亚樵和他的一千多手下每日里依旧练兵为主。

齐卢之战一打响,卢永祥面对的就不只是一个齐燮元了。曹锡在北京调兵遣将,急令安徽、江西、福建三省直军同时出击,与江苏齐军联手,形成了对浙军的四面合围。卢永祥腹背受敌,只好将自己的大军一分为二,小部分由张载阳、潘国刚带领镇守杭州,他自己亲自带了大部队进至上海布阵,与齐燮元部正面交锋。

本来,依卢永祥的实力对付四省联军不说能战而胜之,至少也能打个平手,只要僵持一年半载国内形势发生变化,不愁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然而天不照应,卢永祥忙于应敌,自家内院却烧起了大火,驻守杭州的张载阳和潘国刚部原本都是浙江的地方部队,与卢永祥并不“亲如一家”,他们见强敌压境,生怕抵敌不住损害了自己的利益,急忙摇身一变,投靠了驻防福建的直系军阀孙传芳,并引其深入斯境,占领了杭州,战争的形势立刻严峻起来。卢永祥撤出杭州把督署先搬到嘉兴,后又搬至上海龙华。因为他必须这样收缩战线,不然,孙传芳要是撇下杭州,直插上海,与齐军会师后再挥军南下,他就只有束手待擒的分了。

由于通讯中断,王亚樵部没有及时得到卢军惨败的消息,仍在湖洲坚守待命。齐军解决了上海以后,挥戈东进,直捣浙江。9月底,孙传芳的军队逼进了湖州,湖州的卢军是周凤歧部。早年,周凤歧在宁波闹独立时,卢永祥的部队去平过叛,而今,同在一条战壕里,周凤歧总是不停地掂量自己。他不愿为卢永祥而耗费自己的实力,所以,他时刻做好撤退的准备。

王亚樵的别动队布署在城东南,这里是孙军进攻的必经之地。显然,身为师长的周凤歧是把王当作挡箭牌使用的。但是,王亚樵却并不在乎,自辛亥起事以来,他就想轰轰烈烈地大干一番,为此,他一次又一次地或单独或与别人联合招兵买马,但到头来,总是失败,要不是他的运气好,他也许早和那些战友们一起被杀头了。这一次,他想:要杀开一条血路来,从血水中拉起一支兵强马壮的队伍来。

面对强大的敌人,王亚樵率部进行了顽强抵抗。方振武、戴春风、胡宗南等人早就盼着打仗,此时夹遇强敌围攻,非但没有害怕反而精神振奋。他们纷纷跑出掩体,到第一线上亲自督阵,指挥刚练成的新军向齐军猛烈开火。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之故,王亚樵的杂牌军竟在强大优势兵力的围攻之下坚持抵抗了一天一夜。齐军始终未能突破王亚樵部的最后一道防线。

然而,“浙江别动队”已经濒临绝境。千余名官兵死伤过半,而且弹尽粮绝。从前方下来的溃兵口中王亚樵也已经得知了卢军溃败的消息。再抵抗下去显然毫无意义,只有死路一条了。

乘着战斗的间隙,王亚樵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商讨脱身良策。几个年轻气盛的纵队队长主张集体突围,从北面打开一条血路冲出去。但王亚樵心里清楚,这办法行不通。集体突围必然遭到重兵堵截难以得逞。而且即使侥幸突出去了,他们又去哪里安身?目前江湖一带已是齐燮元、孙传芳的天下,难道向他们投降不成?看来,这支队伍是保不住了,剩下的只有一条路:分头突围,先各自突围出去再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大家接受了王亚樵的意见,开始分头组织突围。子夜时分,“别动队”的军官们在一座小庙里最后碰了头,一起喝了“告别酒”。王亚樵预示大家“后会有期”,便率先带着一群门徒走出了寺庙。各纵队队长也都带了自己的部队行动起来。

那时仍然下着连绵秋雨,天空一片漆黑。齐军阵地上沉寂已久,官兵们都躲进房子避雨去了,只留了几个哨兵守在战壕里。他们以为王亚樵部已弹尽粮绝,正在坐以待毙。趁此机会,别动队的各路纵队同时出击,四面开花。齐军于睡梦中惊醒,措手不及,纷纷惊惶逃命。等他们清醒过来,王亚樵部已经突围成功。

之后,王亚樵及其部众们四散逃命,别动队自动解体。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502 谢谢合作!
下一篇:休戚相关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