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文化杂谈 > 文化杂谈 > 明代皇家性教育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明代皇家性教育

来源 :网络 类别:文化杂谈 浏览量:1486 更新日期:2016-10-16
古代性教育较为隐晦,但不能不教,男欢女爱的大门打开之后,一切都不再那么的羞涩,春宫图历来都深受追捧,在性文化里它并非黄淫,皇家的性教育更有其特色。

过去,男人在新婚大喜入洞房后,也有三样美事儿:一是看春意,就是古人常说的春宫图、春画;再者读淫书,这里的淫书是一种读书人家常备的性启蒙读物;第三是听淫声,即所谓新娘子做爱时发出的叫床声。

“春画”,大概是中国古人进行性教育的一个创举,并为历代皇家采用。所谓春画,即春宫图,就是描绘男女各种性交姿态、反映性生活场景的图画。而据说,春画的起源就在王室。

明人沈德符考证,春画在西汉时就出现了,发明者是因盗墓闻名的广川王刘去的儿子刘海阳。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编·玩具》(卷26)载:“春画之起,当始于汉广川王,画男女交接状于屋,召诸父姊妹饮,令仰视画。”刘海阳与其父亲刘去一样,是位顶极好色之徒,整天淫乐,他令画师在房间四壁、天花板上将他所能看得到的地方,画上各种性交图,供其作乐时“欣赏”。

历代皇家都很重视春画,把它当作必不可缺的特殊的性教育工具。玩弄春画比较出名的皇帝有不少,如南朝齐东昏侯萧宝卷、隋炀帝杨广、唐高宗李治和皇后、大周皇帝武则天。

这几位皇帝“看春意”显然不是启蒙性质了,而是滥淫。萧宝卷有位贵妃叫潘玉儿,因貌美受宠。萧宝卷也效法刘海阳,在新造的后宫墙壁上,画上各种春画,以备他与潘做爱时“参考学习”。杨广则更发扬光大,让画师将他与宫女做爱淫乐时的现场画出来,再现真实供其回味,这就是“乌铜屏故事”。

当然,最出名的还是李治与武则天。李治专门建造了一座供其幸御嫔妃的镜殿,把自己和妃子做爱时的场景画到墙上。结果臣子刘仁轨偶然一次进殿,被吓了一跳,以为有几个皇帝。李治死后,武则天则把此殿当成自己与面首寻欢的“夜总会”。元文人杨铁崖就此大发一通感慨:“镜殿青春秘戏多,玉肌相照影相摹。六郎酣战明空笑,队队鸳鸯浴锦波。”

皇子们一般在14岁,甚至更早的时候就进行性启蒙了。除了宫妇手把手教外,皇家对皇子进行性教育还有春画启蒙,另外还有一种特殊的性教育手法。

皇室的这种特殊的性教育手法就是——使用性玩偶(欢喜佛)这些教具,让皇子如临现场。沈德符根据所见所闻记述:“余见内庭有欢喜佛,云自外国进者,又有云故元所遗者,两佛各璎珞严妆,互相抱持,两根凑合,有根可动,凡见数处。大档云,帝王大婚时,必先导,入此殿。礼拜毕,令抚摩隐处,默会交接之法,然后行合卺,盖虑睿禀之纯朴也。”

皇帝在大婚之前,会有专门师傅带他去看“欢喜佛”。在明朝,紫禁城中设有供奉欢喜佛的密室,密室中的欢喜佛是男女合一的佛像,表像时呈互相搂抱状。佛身上设有机关,按动机关,佛就开始做爱,变化出各种动作。初入佛殿,还要举行一个“仪式”,要给欢喜佛烧香、叩拜。之后,新婚皇帝才可以摸抓佛身的隐私处,习练动作。这之后才行“合卺礼”。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470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