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王候将相 > 王侯将相 >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十八)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连载十八)

来源 :网络 类别:王侯将相 浏览量:1113 更新日期:2016-08-30
王亚樵解决了徐国梁后,摇身一变成了别动队司令,开始在湖州招兵买马,一心要大干一场,他组建起了一千多人的别动队,并与戴春风、胡宗南、胡抱一四人义结金兰,成为异姓兄弟。

徐国梁一死,何丰林便提拔自己的亲信接任厅长职务。这样一来,上海这块风水宝地就完全归属于卢永祥了。解除了心腹大患徐国梁后,卢永祥在督军府亲自接见了王亚樵,对他备加赏识,除赠予重金外,又委任其为浙江别动队司令,划湖州地区给他为据点,让其在那里招兵买马,练兵备战。

卢永祥之所以如此慷慨重用王亚樵,一是他看出了王亚樵的实力,决心对他着意笼络;二来也是形势所迫,当时,齐燮元因徐国梁被刺事件,已决心与卢永祥决一死战,一面急电上告贿选上台的总统曹锟,一面调兵遣将,加紧备战,江浙两省的军阀混战已迫在眉睫。因此,卢永祥想让王亚樵尽快建立一支能打仗的队伍,帮助自己加强上海地区的防务。

接受委任的当天,王亚樵欣喜若狂。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夜之间从劳工头目变成别动队司令。说实话,王亚樵有着强烈的从政欲望,自从在合肥老家揭竿而起,他就一直想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纵横驰骋一番,以便建功立业、出人头地。只是由于时运不济,屡受挫折,他才不得已搞起帮会组织,走上了一条“曲线救国”的道路。现在,多年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一想到自己从此可以一展宏图,王亚樵兴奋得两眼发亮,热血沸腾。他立即赶到湖州,在八雀寺与三对门的两山之间,设立司令部,开始招兵买马。

王亚樵在湖州安营扎寨以后便打出了别动队司令的旗号,开始广招兵员。一时间,形形色色的人物蜂拥而至,里面有兵痞,有穷得揭不开锅的农民也有一些是怀才不遇、报国无门的穷苦青年。

这期间,有几个藏龙卧虎式的人物相继投奔。首先是王亚樵的同乡、安徽寿县人方振武。还在辛亥革命时期,方振武就曾发动安庆马炮营起义,参加了攻打南京的战役。1913年,他因参加二次革命被迫流亡日本并在东京加入了孙中山领导的中华革命党,翌日他奉孙中山之命回国,在徐海一带联络旧部组织了一支反抗袁世凯和北洋军阀统治的地方武装,自任司令。因为在安徽遭到反动军阀压迫难以立足,也因为王亚樵在安徽人中的名声,方振武率部来到湖州,加入王亚樵的别动队。

1924年初春,春寒料峭,别动队的参谋胡抱一带着一个年轻人到王亚樵面前,说:“王司令,这是我的好朋友戴春风,人称江山才子,文武皆备,而且为人足智多谋。他从小离家飘泊,想投奔一个真正为国为民的队伍,铲除强权,报效国民,但终不了得。春风素闻司令英名,久欲追随左右,只恨无缘相见,今见司令正值用人际,故不远千里,特来相投,万望司令收留。”

王亚樵见这位双手侍立于前的青年面色微黑,两眼炯炯有神,神态却颇为谦恭。于是问道:“为什么来投军?”

戴春风立刻答道:“小时候,先生问立志,吾答日:希圣、希贤、希豪杰而已,而今曹、吴窃国,奸佞横行,战乱不已,民不聊生,希圣、希贤皆成泡影,学生唯有跟随先生,执一利斧,铲除豪强,效命疆场而已。”

王亚樵一听,心中十分高兴,当即任命戴春风当了一名分队长,拨给100名新兵,交其训练。从此,王亚樵的命运紧紧地与戴春风联系在一起了。在戴春风到来后的第三日,胡宗南也“投笔从戎”,投奔了别动队。王亚樵也任命他为分队长。

王亚樵在湖州招兵买马的消息传出时,戴春风正在上海滩上与一帮小瘪三鬼混。每到夜间,他总觉无聊透顶。听说王亚樵招兵买马后,他的精神为之一振。因为他在上海漂流的这些日子,早已闻王亚樵大名,刺杀徐国梁一事,更使王亚樵的身上笼上一层神秘色彩。他早已想结识这位"第一杀手。只是没有机会,现在王亚樵在招兵,他毫不犹豫地去了。

早在去湖州之前,戴春风用他与生俱来的刺探情报的本领,把王亚礁的底细摸得清清楚楚。他知道此人投身辛亥革命,屡受强权所迫,不为当局所容,尤对北洋军阀政府深恶痛绝。且此人屡处厄境,矢志不渝,性情刚烈,极富侠义心肠,平时最为推重人才,不拘小节。所以当王亚樵问他时,他说了“希圣、希贤、希豪杰”一番,果然,王亚樵听后十分高兴,让他做了分队长。

在王亚樵的这支别动队中,戴春风还相遇了几年未见的老友胡宗南。在别动队中,戴春风与胡宗南朝夕相处,促膝谈心,双方了解日渐,感情越来越投机。★

为了尽快做好战争准备,戴春风和胡宗南等分队长抓紧时间练兵。二人的治军风格虽各不相同,但很快都显示出了超强的组织能力和军事才能。戴春风以严厉冷酷著称,他练兵一丝不苟,极为严格,有时几近残忍暴戾的程度。无论出操、行军还是打靶,士兵不能有丝毫差错,稍有不满,轻则赏几个耳光,重则用皮鞭打得皮开肉绽,还要关禁闭、挨饿。因此,手下人都对他十分敬畏,不敢轻举妄动。

有一次,戴春风因一个士兵在吃饭时大声讲话而让他在中午的烈日下曝晒,使他因中暑而昏死过去。王亚樵听说后,勃然大怒,命人把戴春风找来训斥:“治兵之道,在于言传身教。古人云:爱兵如爱子。上下一心,解方推食,到了阵前,才能甘冒危险,冲锋陷阵,为我所用。你用残兵立威之法,进行训练,貌似从严,可是士兵心里不服,甚至产生仇视心理,将来我们必受其害。以后若再如此,我就请你滚蛋。”

戴春风受到训斥,扑咚一声跪下,痛哭流涕地说:“司令,我知道错了。以后若有此事,任凭先生发落,子佩绝无怨言。”

这件事,使戴春风懂得了驾驭人不但要树威慑服,而且要施惠恩服,同时也了解了王亚樵组织何以能在上海滩上横行无忌,久摧不垮的道理。自此,戴春风一改过去单纯严厉冷酷的治兵方法,开始注意起在生活上给以关心,政治上给予表彰的方法,果然赢得了士兵的心。

戴春风还故意在与别人的言谈中,推崇王亚樵是位关心部下、爱兵如子的好司令,追随他做事是一个人最大的幸运。王亚樵本性刚烈豪爽,见到戴春风知过则改,倒认为这是个很有为的青年,也就更加信任他了。

与戴春风不同,胡宗南素有“军中笑面虎”之称,对待士兵讲究“以德服人”,善施小恩小惠。因而他与手下官兵的关系也十分融洽。

很快,王亚樵便组建起一支千余人的部队。士兵们经过几个月的训练,大都掌握了一般的军事常识和实战要领,不说装备精良、勇猛善战,却也纪律严明,斗志旺盛,可以拉出去打一仗了。

1924年8月28日,经胡抱一提议,王亚樵与戴春风、胡宗南、胡抱一四人义结金兰,成为异姓兄弟。当时,四人一起跪下盟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国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民;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厚土,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四人中,王亚樵年龄最大,遂为长兄,胡抱一居二,胡宗南行三,戴春风最小,居末。

1924年9月,酝酿了长达两年之久的齐卢之战爆发。王亚樵受命镇守淞江。他臆度卢永祥约有10万兵力,对付齐燮元绰绰有余。此役结束后,自己将能进一步得到卢永祥的赏识,只要抱住了卢永祥的大腿,不愁来日不飞黄腾达。齐卢开战之后,一直阴雨连绵,工事、战壕内到处是积水泥浆。王亚樵经常冒雨前往各处巡查,给士兵们打气。不料,战争打了40天以后,形势急转直下,卢永祥的浙军竟土崩瓦解,一败涂地。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469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