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大全 > 戴笠投靠王亚樵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戴笠投靠王亚樵

来源 :网络 类别:民间故事大全 浏览量:1202 更新日期:2017-06-28
戴笠即戴春风,在落魄时投靠王亚樵,后来还与王亚樵、胡宗南、胡抱一四人义结金兰,成为异姓兄弟。

戴春风,字子佩,号苏洲,清光绪二十三年四月二十七日(1897年5月28日)降生在浙江省江山县硖口镇保安村的一栋老宅里。

据《仙霞戴氏宗谱》记载,戴氏一族汉、晋时期祖居河南商丘、安徽宿县一带,唐、宋以后,逐渐南迁安徽休宁,因元明鼐革之难,再次辗转迁徙到浙江龙游县,清代以来,又迁至浙江省江山县西南的仙霞岭定居下来。

仙霞岭位于闽、浙、赣边境,山间层峦叠嶂,怪石磷峋,山环山,溪套溪,古树蔽日,藤蔓遍地。最高峰海拔1413米,若一擎天之柱。其南端的枫岭关,既是福建、浙江两省的分界处,也是连接两省的交通要冲,虎踞龙蟠,形势险要,为历代兵家之地。当年,戴春风的曾祖父因听一山间隐士所言,仙霞岭山麓的硖口镇保安村山水灵秀,有王者之气,得之必昌,故举家从龙游迁居此地。

戴春风6岁那年,父亲去世,母亲蓝月喜孤寡一人,含辛茹苦,支撑门面,艰难地带着3个孩子过活。当时,她最大的女儿不过9岁,而最小的儿子春榜才4岁。

虽然家境贫寒,蓝氏还是决定送戴春风上学。1903年,戴春风7岁,母亲把他送进当地的村塾,从学于塾师毛逢乙先生。

村塾4年,戴春风虽然不太安分,但显得孜孜好学,很顺利地读完了《大学》、《论语》、《孟子》、《中庸》等书,其悟性和进步,使毛老先生为之惊叹。13岁时,他的文才渐露,被誉为保安乡少年才子。

1910年,戴春风14岁。这年春天,他考入江山县立文溪高等小学。在回答试题《问立志》时,他一挥而就,在文中表达了自己“希圣、希贤、希豪杰”的强烈愿望。文溪高小四年,由于戴春风学习成绩优异,活动能力极强,被学校连续4年指定担任班长。

辛亥革命爆发后,地处闽、浙、赣交通要冲的江山县,得风气之先,思想活跃,结社之风盛行。戴春风也在文溪高小内发起组织“青年会“,并被选为会长。青年会以联络同学感情为宗旨,把宣传讲卫生,反对吸鸦片和反对女人缠足视为该会初期的三大活动内容。戴春风以他出色的组织才能和活动能力赢得了同学们的尊重,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

这期间,戴春风先后结识了周念行、毛善馀、王蒲臣、娄绍谟等同学,这些人日后都成为他行动中的重要助手。

1913年冬,戴春风以该校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毕业后,他在县城浪荡了一段时间,结识了不少社会上的纨绔子弟,逐渐沾染上一些游手好闲、调戏妇女的恶习。有一次,他躲在茅房里看女人小便,被抓住后却振振有词地说:“孔子曰:‘君子好德如好色’嘛!”

第二年,戴春风18岁,被母亲召回家娶亲。新娘毛秀从,是风林镇地主毛应升之女,长戴春风2岁,长得洁白丰满,浑身透着水灵。戴春风如烈火遇汽油,立刻爆炸般地燃烧起来。

就在这年秋天,戴春风来到了杭州,在浙江省立第一中学就读。这是他第一次走出浙西南山区,在烟柳繁华的杭州城,他觉得自己太寒酸,于是想偷点东西改善自己,结果被学校开除,旧历年前只好又溜回江山老家。

1917年初,北京发生了张勋复辟活动。在康有为等清室复辟势力的支持下,张勋于7月1日请出让溥仪重登皇位,激起全国人民的反对,各省纷纷组织讨逆军。当时卢永祥还任淞沪护军使,也指挥浙军第一师出师北上。复辟失败后,浙一师又回到浙江。

11月下旬,浙一师刚回杭州不久,浙军第三师师长周凤歧在宁波策划独立,浙一师又奉命平叛。出发前,他们在全省各地招兵买马。戴春风闻讯,不觉怦然心动。他想:久困江山这弹丸之地,总不是长久的办法,既然不能从仕途上发展,何不投笔从戎,冲锋陷阵,以求搏得个封妻荫子呢?

主意打定,他立即说服母亲,告别毛氏,吻别幼子,风尘仆仆地赶到杭州,找到浙一师的学兵营。此时,招兵已结束,戴春风却硬闹着要报名。学兵营营长李享见戴春风态度坚决,浓眉大眼间英气勃勃,便顺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戴春风,字子佩。”戴春风挺直身躯,恭恭敬敬地回答。“职业?”“浙江省立第一中学学生。”戴春风面不改色心不跳,他知道,反正不会有人调查的。“哦”听说是学生,李享不禁对戴春风注意起来,“为什么弃文从武,投笔从戎?”★

戴春风想起当年投考江山县文溪高等小学的那篇试题《问立志》,立刻精神抖擞地答道:“长官问立志,吾曰:希圣、希贤而不可得,唯有追随长官,横刀立马,建功立业,争取做一豪杰也。”

“好!”李享不禁喝彩起来。他想,此人出语不凡,志向远大,定是奇才,“你留下来吧!”“谢长官!”

1918年初,浙一师开往宁波,与浙三师交火。因浙三师早有准备,仗打得十分艰难。浙三师初以坚城之利,挫敌锐气,继而反攻,浙一师大败。戴春风被一群败逃的乱兵裹挟,慌不择路间,被浙三师俘虏,关进俘虏营。不久,政变平息,他才被放出。

正值冬末春初,风霜雨雪,无家可归的戴春风一路乞讨,落魄回到家中。但是,家中的几亩薄地,实在难以提起戴春风的兴趣,不久他又只身到沪杭一带流浪起来。在这次流浪中,戴春风结识了他一生中最铁的哥们胡宗南。

戴春风结识胡宗南始于杭州西湖的一次奇遇。当时,正值炎夏酷暑,戴春风每隔一天,必要去完成一件大事,这就是到杭州西湖里洗澡,兼把自己身上唯一的一套夏衣脱下来在水里洗净,然后放到湖边的草地上晾晒。等衣服干了,他再上岸穿起来,去逛大街,串门访朋友。他的一双白帆布鞋每次穿脏后,也是先在湖里洗一次,然后花上一个铜板,买点白粉涂抹上去,又像新的一样。

这一天,戴春风照例又去灵隐寺入口处附近的湖滨完成洗澡的“大事”。阵风不时从湖面上吹过:戴春风怕晾在湖边的衣服被风刮跑,特地在上面压了几块石子,又裸身退回湖中。

当时,湖滨游人尚少,戴春风又是利用中午天气炎热、游人不多的时机洗澡,可以说是万无一失。偏巧这天来了一群小学生,从湖滨经过,其中有几个调皮的,将压在衣服上的石子捡起掷向湖中。眼看衣服被风吹起在草地上翻滚,戴春风不禁在湖里大声叫喊起来,可是身子却不能出水,极为狼狈。

这一窘况被队伍中一位带队的青年教师发觉,他重新捡起几块石子把衣服铺平压好,并与泡在水中急红了脸的戴春风相视一笑,飘然而去。戴春风见此情景,立即趁四周无人,从水中窜出,穿起衣服,尾随学生队伍到休息的地方,与那个青年教师攀谈起来。

通过交谈,戴春风方知那个青年教师叫胡宗南,字寿山,是浙江孝丰县鹤落溪村人。1919年,胡宗南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湖州中学,毕业后受聘于孝丰县立高等小学任教。这天,他是带着班里的学生到杭州旅游的。

胡宗南当时的境遇虽强于戴春风,但因其祖籍是浙江镇海,属钱塘以东的客籍过江人,在学校里受到本地员工王微等人的排挤,虽有能力,却未能竞争到校长,所以不免心情郁闷,有寄人篱下、怀才不遇的感觉。

戴春风本是落魄之人,当然同病相怜。惺惺惜惺惺,英雄识英雄,初一交谈,两人便都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1924年春,王亚樵在湖州招兵买马的消息传出时,戴春风正在上海滩上与一帮小瘪三鬼混。每到夜间,他总觉无聊透顶。听说王亚樵招兵买马后,他的精神为之一振。因为他在上海漂流的这些日子,早已闻王亚樵大名,刺杀徐国梁一事,更使王亚樵的身上笼上一层神秘色彩。他早已想结识这位上海第一杀手。只是没有机会,现在,王在招兵,他毫不犹豫地去了。

早在去湖州之前,戴春风用他与生俱来的刺探情报的本领,把王亚礁的底细摸得清清楚楚。他知道此人投身辛亥革命,屡受强权所迫,不为当局所容,尤对北洋军阀政府深恶痛绝。且此人屡处厄境,矢志不渝,性情刚烈,极富侠义心肠,平时最为推重人才,不拘小节。所以当王亚樵问他时,他说了“希圣、希贤、希豪杰”一番,果然,王亚樵听后十分高兴,让他做了分队长。

在戴春风到来后的第三日,胡宗南也“投笔从戎”,投奔了别动队。王亚樵也任命他为分队长。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6468 谢谢合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