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中心 > 王候将相 > 王侯将相 > 民国暗杀大王王亚樵(连载之二)
听历史
手机扫码浏览更便捷

民国暗杀大王王亚樵(连载之二)

来源 :网络 类别:王侯将相 浏览量:953 更新日期:2017-07-21
王亚樵很幸运,被名噪乡里的张秀才收入馆中,1905年中举,同年清政府废除科举制,以学待仕的念头成为泡影,他以后何去何从?父母为之操办起学馆,而他却有自己的选择。

王亚樵13岁时和几个小玩伴在村头玩“猫捉老鼠”。王亚樵当“猫”,其他小玩伴当“鼠”。有一个狡猾的“老鼠”,不像其他人那样躲进洞里,而是爬到树上,王亚樵片刻之间就把那些地上的老鼠捉了个精光,只剩树上的那一个,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灵机一动,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熟花生来,大声说:“我这有花生,你们都被我逮到了,来来来,算是犒赏你们的,来晚了就没份”,此声一出,树上的那只一下子就溜了下来,成为王亚樵的囊中之物。

这情形被正好经过此处的名噪乡里秀才张世籁瞧见,连声叫好。王亚樵立刻扭身循声望去,见是陌生人就问:“你是何人?”张老笑而不答,把王亚樵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王亚樵不大耐烦了,大喊:“我和你说话呢,没有听见?”片刻之后,张老反问:“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王亚樵回答:“王亚樵,13岁。”张老接着问他:“你想读书吗?”王亚樵眨着眼睛,反问一句:“读书有什么用处?”张老笑着回答:“读书识字,能够知晓天下事,明判是非;读书识字,能当官掌权,治理天下。”王亚樵不吃这一套,愤愤地说:“我不才不想读书呢,把人都变成呆子了,我要习武。”张老说:“习武也要读书,你看看以前的那些名将武家,豪侠壮士,有几个不识字的?书读不好,武也习不好。你如果能把书读好,我就教你习武!”王亚樵听说既能习武,又可读书,于是追了一句:“真的吗?”

正巧此时,王荫堂从外头回来,见一位老先生与儿子说话,走上前来问:“老先生到此,有什么事吗?”老者说:“我从前村来,路过这里,见这小儿聪明伶俐,就和他闲扯几句。”王父说:“小儿倒是挺机灵的,只是没用到正道上,一心顾着顽皮,三天两头的惹事,谁见谁烦他。”张老问:“他是你儿子?”王父说:“正是犬子。”

张老笑着说:“俗话说,从小不厌,长大有限。孩子顽皮不用愁,就看你如何引导了。如果你不反对,我愿收这小子入学馆。老朽姓张,名世籁,家住河东沿,长期闲居在家无事可做,就办了个乡学馆,收留几个小儿调教,教他们读书识字,自己也好打发光阴。”

王父一听此人便是鼎鼎有名的张秀才,顿时肃然起敬:“乡下人粗鲁,不知是张先生光临,失敬失敬慢待您老人家了。”于是马上将张秀才让进家里。话说这位张老,早年中过秀才,名列案首,做过县衙里的书吏。只因生性清高,不愿随波逐流,得罪了一批权贵,在官场多年郁郁不得志。一气之下离开县衙,回乡办起学馆,立志为乡人培养出栋梁人才。张秀才治学严谨,教学有方,才华出众,远近闻名。很多富贵千金,纨绔子弟,都想入他的学馆,拜他为师。只是这张秀才选拔学生非常严格,重天资轻门第,不顾情面,好多都被他拒之门外。

从此王亚樵才开始了他真正意义上的拜师求学之路。在张先生门下,王亚樵苦心攻读经史子集,旁及诗词歌赋,同时临写古碑帖习书法。由于他聪颖过人,加之高师悉心指点,学业大有长进。

王亚樵虽然聪颖过人,勤奋好学,但他不爱死读诗书。在经史子集中,王亚樵对刺客、游侠等历史人物最感兴趣。12岁就时就偷看大人不许看的《水浒传》和《三国演义》等书籍,他非常喜读《史记》和《汉书》中的刺客、游侠列传。除了对历史上的侠客仰慕之外,王亚樵也喜欢诵读古人的咏侠诗。曹植的《白马篇》、陶潜的《咏荆坷》、杜甫的《少年行》,他百读不厌。李白的《侠客行》中“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诗句,王亚樵几十年后还能背诵如流。

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已经寒窗苦读10年的王亚樵,信心满满地参加了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次科举考试。县试发榜之日,王亚樵名列前十名。按照科举考试的规定,县试考中的被称为“生员”,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秀才”。王秀才得意之余,又参加了4月间在庐州书院举行的府试,但这一次王亚樵却名落孙山。

1905年9月2日,袁世凯、张之洞奏请立停科举,以便推广学堂,咸趋实学。清政府下诏批准自1906年开始,所有乡会试一律停止,各省岁科考试亦即停止,并令学务大臣迅速颁发各种教科书,责成各督抚实力通筹,严饬府厅州县赶紧于乡城各处遍设蒙小学堂。所以“学而优则仕”的前景彻底变为了幻影。

王亚樵心情极为忧郁。在家呆了段时间后,王亚樵去拜访恩师张世籁。师生二人一阵闲聊之后,张秀才问他:“科举落榜后,日后有何打算?”王亚樵不敢对老师有所隐瞒,回答道:“先生,我还没想好呢,还想请先生指点一条明路。”

张秀才说:“前几天,有个朋友来我这游玩,说吴少庵创办了城西学堂,缺乏老师,正四处寻人。我与少庵有一面之交。你要是没有别的出路,我倒想把你和其他几个人一起推荐给城西学堂。”对于老师的这一好意,生性好斗的王亚樵并不太情愿接受,他说:“教书有什么好教的,我回家与家人商量一下再说吧。”张秀才说:“这事急不来的,你先在我这住上几天,我把他们几个请过来,一起商量。”王亚樵只好答应。

这天,王清泉、唐文卿、韩新照三位同门应邀来到张秀才的学堂。张秀才问:“城西学堂现在正缺师资,你们愿以到那里教书吗?”那三个都在家闲待着,正愁没事做,觉得能够去教书已经很不错了。见三位同门都答应了去教书,王亚樵也就没有什么再说的了,四人决定一起去城西学堂做个教师匠。主意已定,四人分头回家准备。

另一边,王亚樵的父母也早已开始为儿子今后的生计在忙碌了。王荫堂说:“不能让他就这样无所事事,整天瞎混,男子汉当养家糊口,说什么也得学上一门营生的手艺。”梅氏说:“说得是,你是当家的,该拿个主意了。”王父说:“我早就想过了,凭着他的才学,在村里办个学馆,赚口饭吃没有问题。”两人合计好之后,在村里找好了学馆的场地,也有不少父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过来念书。

开办学馆还需当官的同意,王父登门拜请夏总甲,又邀来族长以及村里的老前辈陪客。推杯换盏,闹过一阵之后,王父乘机向略有醉意夏总甲提起了办学馆的事。夏总甲听完之后满口答应:“这是好事,抽空我去城里,和教谕大人说说。这前村后庄的孩童那么多,是要办所学馆。”几天之后,王父去夏总甲家打听消息,哪知夏总甲却推脱起来。无奈之下,王父求爹爹拜奶奶,舍上几亩上等水田,终于将儿子办学馆的事情安排妥当。

而这时,王亚樵却已经同意了老师的建议,去城西学堂教书。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本文如需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地址 https://www.lishirw.com/News/showInfo/4357 谢谢合作!
回顶部